明天,全國高考生要填寫高考誌願表了。

她想學醫,所以,她媽媽帶她來表姨家裡請教。她表姨周若梅從助產士到自學轉為婦產科的醫生,嫁的同醫院的普外科醫生丁玉海,人生很勵誌。

隔行如隔山,這話代表了,行業外的人永遠不得知行業內的秘密。想考醫,總得知道這個醫生的圈子是怎樣的。剛好有這麼個厲害的表姐,孫蓉芳理所當然帶著自己女兒過來請教親戚。

孫蓉芳在醫院附近的水果鋪上挑選水果,挑的美國進口的新奇士橙,貴極了,一粒將近十塊錢。在一九九六年,普通家庭一個月工資幾百塊的情況下,壓根這玩意兒是吃不起的。

為了女兒的未來,孫蓉芳拚了,一邊大手大腳花錢,一邊說:“你表姨家不缺好東西,買的小橙子西瓜的話她肯定看不上。彆人光送給他們家的東西,都好得不得了。所以,你好好讀書,畢業後,讓你表姨幫你安排安排,進醫院裡頭,當上醫生以後這個日子也不一樣了。”

謝婉瑩看看母親的樣子,忍了三遍,終於忍不住脫口而出:“媽,不用買了,表姨不喜歡我們買的橙子,也不覺得我能當醫生。”

“什麼?”孫蓉芳回頭,不苟同女兒的話,“你能做醫生,你表姨得開心死了。她自己女兒冇能考上醫學院讓她心裡疼了半天,現在你能替她女兒出氣,她不得高興。”

她媽媽這是多大的臉,認為表姐能把表妹的女兒當親女兒看待了。

事後謝婉瑩想想,知識分子就是不一樣。周若梅真就冇當著眾人說過任何人壞話。原因隻有一個,醫生隻靠普通人不懂的醫學知識,都能把一般人壓到冇話說了。

像她小學都冇有畢業的媽媽看自己表姐,從來當醫生的表姐身上全是光環。當然,接下來要看錶......

姐是真心對錶妹好或是其實心裡另藏詭計。

花了一百塊錢買了八顆橙子,拎在手裡沉甸甸的,孫蓉芳頗為滿意,感覺有點兒底氣可以帶女兒去表姐家裡做客了。

母女倆這回走進了醫院旁邊的小巷子裡,這裡是保安說的近路,可以直通醫院職工小區。

醫院福利好,表現有自己的職工宿舍小區,小區裡的樓地段好,質量又不錯,環境安全優雅,再有靠近醫院。人少不了生病,家在醫院旁邊心頭多踏實。謝婉瑩記得,後來房價飛漲,醫院這年代留下來的宿舍無不例外都是熱餑餑的二手房。

周若梅住在堪稱黃金樓層的三樓,小區中間。對此,孫蓉芳又對女兒吹噓自己表姐家了:“你表姨夫,是普外科的第一把刀,知道不?去到那,記得好好叫人家。”

謝婉瑩先不吱聲,既然剛纔說了都阻攔不了自己媽媽,隻好等著去到對方家裡等對方潑一把冷水,讓自己媽媽能腦袋醒過來。

爬到三樓,孫蓉芳按了門鈴,怕裡頭的人聽不見又叫:“周若梅在嗎?”

“在。”裡頭有個女人的聲音應著,走到門口開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