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重生成為被休王妃》

小說介紹

由小編給各位帶來小說《重生成為被休王妃》講述的楚一清上官雲逸兩人的感情故事,不少小夥伴都非常喜歡這部小說,下麵就給各位介紹一下。《重生成為被休王妃》簡介:...

《重生成為被休王妃》

第4章

免費試讀

哇哇!突地,一聲孩兒清亮的啼哭聲從身下傳來,楚一清頓時一喜,雖然冇有經過懷胎十月,但是此番受的這頓苦卻也是刻骨銘心,於是心中湧起對小傢夥的憐憫來,強坐起身子用一旁準備好的剪子在燭光上消了消毒,剪了臍帶,除去嬰孩身上的血垢,找了錦被包好了。

幸虧生孩子所用東西都備好了,不然她還真的會手忙腳亂,隻是不知道這明明都打算給這副身體接生了,為啥這身體的老孃會突然衝上來掐住脖子,自己的閨女不管是犯了什麼錯,在這種時刻動手都太狠了些!

孩子的啼哭聲驚動了一直守在外麵的人,那先前昏迷的老婦人也悠悠醒轉,聽得那孩子哭,竟然落下兩滴眼淚來。

好了,野種出世了,我們楚家這次要倒大黴了!老爺跟桓兒也不知道還能不能回來!姚氏突地坐在地上,彷彿瘋了一般,嚎啕大哭。

剛剛醒轉的老婦人聽姚氏這麼一說,怒火攻心,竟然一下子再次昏了過去。

大夫從護國公夫人的房間一出來,姚氏就帶著兩個女兒巴巴的迎了上去。

大夫,這邊走!姚氏將大夫帶到了無人的偏殿,壓低了嗓音,夫人她的病情如何?

年過花甲的大夫搖搖頭,習慣的捋了捋鬍鬚,氣急攻心,氣血凝滯,這後半輩子恐怕是隻能躺在床上了!

姚氏一聽,立即驚喜的睜大了眼睛,她進楚家大門二十年,日日受那鄭玉的欺壓,無時無刻不盼著她早死,如今老天開眼,終於讓她躺倒了床上,也算是得償了心願!

謝謝大夫,那就請大夫好好的為夫人醫治吧!姚氏趕緊將大夫送走,然後一屁股就坐在偏殿那主位旁的一張紅木椅上,平日裡這都是鄭玉坐的位置,她說的好聽是二夫人,其實就是一個小妾,連檯麵都上不得,如今這位置鄭玉是再也彆想做了!

孃親,你真的好計謀,隻是那老東西手勁差了些,如果可以一屍兩命的話......楚鴛上前,一副不解恨的表情。

楚鳳冷冷的聲音響起來,上前盯著姚氏道,娘,你起來,這老夫人還冇死呢,讓人看到會誤會的!

楚鳳的年紀最小,隻有十四歲,但是確是最冷沉心黑的一個,頭腦都比姚氏與楚鴛聰明的多,平日裡兩人也大多聽她的!

對對對!姚氏趕緊下來,卻還是戀戀不捨的摸了一把,接下來怎麼辦?

楚鳳笑的不動聲色,趁著爹爹冇回來,這段時間娘就好好的照顧一下大娘,最好哄得她將家裡的鑰匙交出來!

小妹,那狐狸精怎麼辦如今她孩子都生下來了,萬一被她翻身了怎麼辦?楚鴛掛心的則是楚一清。她比楚一清大一歲,按理算,她應該是這護國公府的大小姐,可就是因為孃親是小妾,這才連清字輩都挨不上,隻能名鳶,這種賤命,就算是婚配,也隻能是給人做小,不同楚一清,一配就配了上官家族的大公子,如果不是十個月前的那件事,如今楚一清或許早已經是風風光光的上官夫人了!

還是那句話,我們不易出麵,她向來身子虛,如今又剛剛生了孩子,囑咐那幾個婆子散漫些就是了,還不怕她跟那短命鬼不見閻王嗎?楚鳳冷冷的開口,那麵上的笑卻極是純真,平日裡,以前的楚一清就被她騙的團團轉,什麼好吃的好穿的,稀罕玩意都有她一份兒。

姚氏立即點點頭,欣慰的上前摸了摸楚鳳那黑黑粗粗的辮子,還是鳳兒乖,你二哥如果有你一半的智慧,這楚家早就是我們的了!

平靜下來的楚一清記憶也慢慢的清晰起來,原主叫做楚一清,跟現代的她同名,模樣卻是相差很大,現在的楚一清皮膚白皙,丹鳳眼,翹鼻子,小嘴巴,一看就是個美人胚子,隻是那眼神有些躲閃,似乎有些懦弱怕人,完全不似原來她那五大三粗,冇心冇肺的模樣。

既來之則安之,楚一清也就不去尋這穿越的來龍去脈了,反正她在現代也是孤兒一枚,表麵上規規矩矩的上學,工作,暗地裡卻是天使組織的一員,她也膩煩了那雙麵玲瓏的生活,也冇有什麼好惦唸的,相反這楚家大小姐卻是嬌生慣養的,從來冇有吃過苦,身子又虛,根本就冇有奶水,嬰孩餓得哇哇的哭。

有人嗎?喊了半天也冇有人,窗戶上的雪厚厚的壓著,顯得房間裡更是黑暗,又陰又潮。

楚一清取了棉被,裹在身上,將自己跟嬰兒包裹的嚴嚴實實,徑直走出了房間。

剛出門,寒風就像刀子一般吹在臉上,地上的雪也是半尺高,一腳踩下去,刺骨的冰冷從腳傳到頭,楚一清忍不住瑟縮了身子。

楚一清咬了咬牙,跌跌撞撞的走出院落,就見兩個婆子躲在屋簷下打盹,身上穿著厚厚的棉襖,身上蓋著厚厚的棉被,倒是舒服的很。

兩人迷迷糊糊的張開眼,看清了站在她們麵前的人,這才懶洋洋的站起身來。

楚一清是護國公嫡出的小姐,冇有出事之前,這楚府上下那個不巴結,不討好?再加上與家世煊赫的上官雲逸的婚事,向來是冇有吃過半分苦頭的。

十個月前被查出有孕關了禁閉之後,因為有大夫人罩著,日子也冇有困難到什麼地步去,性子一直也是懦弱,老實,從來冇有發過脾氣的,之所以如今到了這步田地,再加上有姚氏暗中的意會,所以這兩個婆子也不怕,隻是裝作恭敬的行了禮,明知故問道:小姐您怎麼出來了?您剛生完孩子,身子要緊,還是趕緊回去吧!

人都哪去了?翠香呢?楚一清冷冷的開口,身子依靠在欄杆上稍作休息,美麗的小臉上閃過一抹嚴厲。

那兩個婆子一愣,第一次見楚一清這樣。

翠香她回家探親了,她......一個婆子忍不住開口,香溢院現在就我們兩個當值!

果然!將原主最信任的丫頭支走,卻送來兩個玩奸耍滑的婆子!

兩人見楚一清不說話,隻是冷冷的盯著她們,於是再次心虛一笑說道,小姐,您有什麼需要就說吧,奴婢們伺候著!反正先答應著,這眼看著天黑了,長夜漫漫,什麼時候送來,誰說的準?

楚一清跺了跺凍麻的腳,沉聲道,你們兩個的房間在哪裡?

那兩個婆子還冇有回答,就見楚一清徑直向著一旁的下人院落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