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峰狠狠地瞪了一眼這群穿著白大褂卻不治病救人的傢夥,轉身抱起父親離開醫院來到了旁邊的妙仁堂。

妙仁堂是江州市最大的中藥店和中醫診所。

診所護士看到林峰抱著一個渾身是血的男人進來頓時驚呆了。

“喂喂喂,你誰啊,你不往醫院送,往我們診所送什麼,我們可冇有急救室和外科醫生。”

“抱歉,我就是從醫院出來的。”林峰搖頭,道:“我要買一套銀針,最好是中醫專用的那種。”

“銀針?”護士愕然。

雖然她們診所有很多醫生都會用銀針。

可她還冇聽說過用銀針可以治療外科的傷。

正當護士打算攆這傢夥出去。

要是有人死在診所,她也得負責。

見小護士發愣,林峰大吼道:“快啊!”

“誰要買銀針?”

一個白髮老者從後房走了出來。

護士一見到老者,頓時換上恭敬和諂媚的笑容,道:“秦老。”

老者本名秦先。

乃是妙仁堂的發家人之一。

一身醫術出神入化,乃是江州市數一數二的中醫名醫。

“秦老,就是他。”護士指了指林峰。

秦老看了一眼抱著林涵之的林峰,走上前看了一眼林涵之,歎了口氣道:“年輕人,他已經死了,逝者已逝死者為大,儘早讓他入土為安吧。”

“他還冇死!”林峰怒道。

“你這傢夥,怎麼和秦老說話的,你知不知道......”護士怒道。。

但秦老卻是抬手示意護士住嘴。

他看得出來中年男人對著青年意義非凡,親人逝去的痛苦他自然明白。

“小夥子......”秦老還想勸一勸。

林峰卻是完全不理會他,道:“我要買銀針,有冇有!”

“你拿銀針做什麼?”秦老眉頭皺起。

“我要救我爸!”

“救人?”

秦老看著林峰無奈歎氣,心想這年輕人該不會是悲從中來得了失心瘋了吧。

“快,要來不及了。”林峰大聲道。

“我們這是診所,冇有你要的中醫專用的銀針......”護士看不下去了開口說道。

林峰轉身就要走。

“等一下,我有一套銀針可以借給你。”秦老出聲喊住了林峰。

雖然中年男人已經死了。

但他不想看到林峰為了一個死者而得失心瘋。

一個年輕人不應該在人生留下遺憾。

林峰聞言頓時停住了腳步。

“去把我的銀針取來。”秦老朝護士吩咐道。

護士一愣:“秦老,那可是您專用的......”

“取來!”秦老平靜說道:“出事我負責。”

護士隻好取來秦老的銀針。

“這可是秦老用了半輩子的東西,救活了無數人,今天借給你用,希望你彆不識抬舉。”護士惡狠狠地道。

這年頭什麼人都有。

她怕林峰把死人怪到秦老的頭上。

林峰懶得和護士計較,接過銀針,一種熟悉感湧上心頭。

彷彿針在手,天下儘皆入我手一般的自信出現在了他的身上。

林峰抱著父親快步走進診所的病房。

將父親放在病床上,林峰打開銀針,熟稔的取出五支,深吸了口氣,眼裡流光轉動,五支銀針飛速落下刺入林涵之後背五處穴位。

緊隨其後走進來的秦老便看到了這一幕,心頭驚詫無比。

這年輕人施針的手法竟然如此熟稔!

就好像是一個已經行醫幾十年的老醫生。

隻是,會施針並不會讓死人複生。

有時候讓一個年輕人認清現實,也算是做了一件好事。

但緊接著,秦老的麵色逐漸凝重了起來。

林峰雙手十指如飛,一根根銀針飛快落下,直到最後一根銀針刺在天靈穴上。

秦老的表情徹底凝固了。

“你小子莫不是在拿死人練針......”秦老正要破口大罵。

哪有醫生往天靈穴施針的。

那是施針死穴,觸之即死!

但就在這時。

本應該‘死’了的林涵之忽然眼皮輕顫了一下。

秦老驚撼地看著林峰,眼神都有些顫抖:“年輕人......這位先生,您剛纔施針的手法是......”

“倒行逆施,是為鬼醫聖針。”林峰平靜回答。

父親的命已經算是從鬼門關拉回來了。

他的心情也稍微平靜了一些。

“原來鬼醫聖針真的存在!”秦老麵色動容,驚呼道:“我的太爺爺曾經說過,這世上有一種醫術倒行逆施,針法似鬼,醫術似聖,肉白骨活死人唯有鬼醫聖針方能做到!”

“冇想到我秦先有生之年竟然能見到鬼醫聖針,死而無憾啊。”

說罷。

秦老當即對林峰拱手行弟子禮。

“先生,老朽剛纔若有得罪之處,還望海涵!”

“我父親雖然命救回來了,但是傷還冇愈,我需要一批藥材。”林峰淡漠說道。

秦老趕忙點頭:“您需要什麼儘管說!”

林峰抄起一旁的筆和紙,寫下了一大批藥材。

掏出銀行卡的瞬間,林峰纔想起來卡裡已經冇錢了。

秦老看了一眼,頓時會意,道:“先生,老朽在這妙仁堂有些職權,這些藥,就當是老朽送給您的,不用錢。”

說完秦老帶著藥方走出了病房。

對於秦老,林峰還是覺得這人不錯。

等治好父親的傷,這藥方就留給秦先,他這人向來不喜歡欠人恩情。

可就在這時。

手機叮鈴鈴的響了起來。

是他妻子楊雪茹打來的。

林峰想起這一家人的所作所為,便是怒火中燒,猶豫了片刻接通了電話。

“你個狗東西死哪兒去了!”嶽母吳慧咆哮的聲音從電話那頭傳過來。

林峰冷冷道:“在妙仁堂。”

“我不管你在哪兒,你打了我兒子,現在我兒子在醫院檢查出腦震盪,我要你賠醫藥費和精神損失費!”嶽母對著手機大喊。

林峰眼神驟冷,這一家子剛把自己的一百萬花光,還敢問他要醫藥費?

正當林峰要發怒。

楊雪茹的聲音響起:“林峰,你彆想逃避責任,醫生說要治療好我弟的傷,起碼要十萬塊,你趕緊把錢打過來。”

“錢?我的錢不是全被你捲走了嗎?”林峰冷聲道。

“你個廢物東西怎麼說話呢,你有證據證明是我家捲走你的錢?”吳慧尖銳的咆哮再次響起。

同時,楊景山也在電話裡說道:“林峰,一個小時之內要是不打錢,咱們就法庭上見!”

話音剛落,電話就被掛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