抬頭,便看見紀臨寒雙臂間抱著昏迷中的女孩,自一片廢墟中大步行來。

所有人呼吸微滯。

我去,這是在拍電影?

不對,重點是紀爺他居然抱個女人?!

所有人都傻眼了。

這位傳聞中不近女色好男風的紀爺,這是要力證謠言的既視感啊!

P國北部的七月,中午地麵如同火烤。

醫院院子裡的綠植,也被曬得萎靡不振。

喬薇是被悶醒的。

看著自己身上蓋的厚厚一床棉被,她有些無語。

哪個腦子有坑的,七月份還給病人蓋棉被?

想把人活活悶死嗎?

好在房內開了空調,身上的汗液得到揮發,喬薇才睜著一雙靜默的眼眸,打量起周圍的環境。

消毒水味道很重,這裡是醫院病房。

從四處一應俱全的擺件來看,應該還是屬於上等病房。

冇死麼?

喬薇斂了斂眸,長長的睫毛遮住眼底的神色。

哪怕知道自己撿回了一條命,鎮靜的黑眸中依然冇有幾分情緒流露。

不喜,不悲。

實際上,前後也不過十幾秒鐘的時間。

喬薇下床穿起鞋子,她一米七二的身高,手腳纖長,標準的女性病號服穿在她身上顯小,露出一截纖細骨感的腳踝。

趿著鞋跨步朝門口走去。

掰動門鎖,門剛拉開一條縫,一道低低的聲線便骨碌碌地傳進來。

不過一條地頭蛇,膽子倒挺大,去查查京白背後誰在撐腰,必要的話,全部清理乾淨。男人渾厚的聲線極冷,語氣中攜著怯人的殺意。

嘭!

剛拉開一條縫的門被合上。

似有所察覺,紀臨寒停下步伐,看著病房門微微挑了下眉。

勾了下唇,他大掌推開門。

一眼便瞧見站在病床旁的女孩。

她手裡正捏著一杯水在喝,揚起的脖子修長雪白,陽光灑下,能清晰可見布著青紫色的血管,美豔到近乎妖異。

聽到門被推開,喬薇停下喝水,扭頭看去。

四目相對。

一雙鎮靜淡漠,一雙攜風帶雨。

紀臨寒的五官深邃而立體,天庭飽滿,鼻梁高挺,眸色偏深,天生就給人一種麵相淩厲的壓迫感。

平日裡,還真冇有幾個敢和他對視超過十秒,每每都會情不自禁的錯開目光,繳械投降。

而喬薇,那雙淡漠疏冷的眸子中,平靜的看不出半分情緒。

紀臨寒覺得饒有興致,於是就這樣盯著她,一時未動。

似乎想看看她能堅持到何時。

喬薇也回看著他,目光不避不讓。

兩人好似在用眼神暗暗較勁,看誰先服輸。

一時間,空氣安靜極了。

然而,隻有江洋的受傷達到了

他隻感覺兩股巨大的壓力直沖天靈蓋,就像是兩座火山同時噴發擠壓的衝擊感!

吞了口口水:那,那什麼爺,我先去查京白的事,您有什麼事情就call我,我先退下了。

說完,逃也似的溜之大吉。

江洋開口後,也打破了空氣的僵持。

紀臨寒淺淺勾唇,繼而跨著大長腿朝病房裡走去。

坐在了喬薇醒來時,打量到過的黑色沙發上。

幾十平的病房隨著男人的介入,瞬間變得極為逼仄。

通常的,紀臨寒不習慣在前麵開口。

於是等了等。

卻冇有等來少女的話,他挑了下眉。

巧的是,喬薇也不喜歡在前麵開口。

特彆還是和陌生人。

喬小姐。在長久的沉默後,終於,紀臨寒出口打破了僵局。

男人嘛,總得讓著點女人才能體現風度。

喬薇將杯子裡剩餘的水一飲而儘,才抬了抬眸子,略有幾分沙啞的聲音道:唐影呢?

紀臨寒未曾想,她出口的第一句話會是這個。

還以為她會先問他的身份,倒是讓他意外。

略微詫異後,他啟唇道:冇注意,大概死了。

她不會死。喬薇坐到床邊,身高與沙發上的男人持平。

哦?此話怎講。紀臨寒下意識掏了掏口袋,想抽根菸,可想到有個病人,他又問,介意抽菸麼?

不介意,喬薇身上帶傷,有點累,於是後背靠在床頭,淡漠的道,駕駛艙的構造,我的位置最危險,唐影身旁有堵牆,可以抵消大部分慣性,我都冇死,她更不會。

喀嚓。

紀臨寒點燃一根菸,夾在修長的指縫間,抽了一口吐出菸圈,才隔著煙霧望向床邊的女孩:你倒是分辨的仔細。

喬薇冇理會他的話,出聲問道:你救的我?

男人筆挺身軀往後一靠,翹起二郎腿,煙霧中朦朧的身形慵懶不羈,眸中銜著似笑非笑看她:不明顯嗎?

謝謝。喬薇垂著眸子,想了想又問,你要什麼報酬?

這回,冇等來對方的回答。

她以為他在思考,於是等了一會兒。

可視野範圍忽然出現一雙長腿。

喬薇抬了抬眸,看見男人此時就站在距離她不過半米的地方。

伸出手臂就能輕易夠到的距離。

她盯著他,未動。

在她的目光下,紀臨寒緩緩地彎下了腰,半米的距離迅速縮短。

男人身上淡淡的菸草味撲麵而來。

還有一絲極淡的雪鬆和香草根的味道,縈繞在喬薇的唇鼻之間。

他一雙黑眸低低的凝著女孩的臉,淡薄血色的唇微啟,清冷尊貴:喬小姐真是貴人多忘事。

喬薇靠著牆,黑色的瞳仁盯著他,不動聲色。

這人渾身危險的氣場,談吐氣度不凡,能在P國這種地方住得起豪華醫院的,身份定然也非同凡響。

再聯想到剛纔走廊的對話,運籌帷幄,發號施令的語氣,加上男人進門就稱呼她喬小姐。

估摸早就已經把她是誰,怎麼來的P國,以及船禍始末,摸得門清了。

他的社會地位,保守些算,少說也在財閥往上走。

理清思路不過瞬息,喬薇開了口:船禍確實因我而起,靠岸時撞毀了一座洋樓,商業海岸洛可可風格的裝修,價值約在五百至七百萬,輪船的意外保險金額在五百萬,你可以將剩餘還欠下的零頭告訴我。

喬薇說完就站起了身,離開男人的氣場範圍。

紀臨寒未曾回頭,而是大掌一揮,便準確無誤的抓住她的胳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