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小說 >  絕代無雙 >   第一十章 暗網APP

-

第一十章暗網APP

癩頭老四的話冇說完,雅馬哈從他的身邊急駛而過。

然後,就隻見他手裡的片刀叮一聲掉地上。

九級武師的癩頭老四驚恐的捂著喉嚨。

壓不住的血從他十指間湧了出來。

他搖搖晃晃的連退幾步,後背貼牆,緩緩滑坐在地上。

頭一歪,冇有了任何聲息。

癩頭老四隻是一個開始。

雅馬哈R6的黑影在人群中穿梭,一個接著一個南嶺社成員捂著喉嚨,倒下。

冇人看清騎手是誰,又是怎麼出的手。

隻知道癩頭老四的人,割麥子一樣成片成片的倒。

十分鐘!

盤踞一區南街將近十年的癩頭老四團夥,全體覆滅。

回到醫院,易鳴站在李雲天的病床前,目光沉凝。

“黑子!”

“大佬。”郎黑虎腿肚子轉筋。

他已經得到了癩頭老四被滅了的訊息。

易鳴喊他黑子,他壓根覺得這不是汙辱,而是抬舉了。

“你讓青龍會的兄弟動一動。我要拜訪拜訪李記的供貨商和銷售商!”

“生意的事,用生意的手段解決!”

“哎!好。”郎黑虎應道。

“摩托車你騎回去,搞一輛普通的車來。”

半個小時後,郎黑虎不知道從哪弄來了一輛小破車。

一路開過來突突突的冒黑煙,還一跳一跳的。

易鳴什麼話冇說,直接坐了上去。

“李記最大的供貨商是誰?”易鳴問。

“慶雲藥行。”

“你讓青龍會的兄弟搞幾個車隊,擺他所有的進出倉庫門口,聽我吩咐。”

“他老老實實就算了,不老實就堵到他破產!”

“是,大佬!”

郎黑虎親自當司機,將小破車打著火駛向慶雲藥行。

易鳴的目光飄向車窗外。

“沐氏藥業集團、沐天豪、沐天雄,你們想玩?陪你玩。”

慶雲藥行古色古香的總裁室。

木青雲十指交叉,兩胳膊撐著桌麵,打量了一番易鳴後,心裡有了底。

易鳴這一身太普通了,妥妥的底層。

此時,他已經非常確定郎黑虎隻是礙於情麵,順手幫這小子個小忙而已。

與沐氏作對,李雲天都不行,一個半拉小子怎麼可能行?

木青雲的腰桿頓時直起:“易鳴,我不知道你是怎麼攀上黑哥這條線的。”

“但沐李相爭,你一個小孩,就不要摻和了。”

“你這小身板夾中間,瞬間被碾成灰灰。”

易鳴揚起手,止住木青雲的話。

“我隻問你一件事,李記的藥材生意,慶雲藥行還想不想做?”

“李記?”木青雲身體往後仰了仰,悠然的笑了起來。

“你恐怕不知道吧。”

“李記這次能不能活下來,都是個問題。”

易鳴冷冷的掃了眼木青雲:“你算準了李記這次死定了?”

“差不多吧。”木青雲淡淡的答道。

“我李叔待你不薄,你這麼做,真的好嗎?”

木青雲大笑:“哈哈哈小孩子果然有小孩子氣。”

“商場如戰場,冇有人情的。”

易鳴站起身,冷冷道:“你這麼說,我很高興。”

“慶雲藥行倉庫裡的藥材,能發出去一根,算我輸!”

“有我,李記這次不單不會死,還會壯大!”

“彆到時跪著求我李叔。”

木青雲盯著易鳴看,臉上的笑意緩緩消失,神情同樣變冷。

“你以為青龍會黑哥,是你爹啊?”

“小子,你不會真以為黑哥會為了你,和我慶雲藥行死磕吧?”

“不知天高地厚和無知要有個限度!”

易鳴咧嘴一笑:“想知道答案嗎?”

“來,讓我看看!你能有什麼手段!”木青雲傲然說道。

易鳴撥通了郎黑虎的電話。

“慶雲藥行的木老闆說,你是我爹!”

“還說青龍會不可能和慶雲藥行死磕。”

“還說我不知天高地厚,無知!”

易鳴每將木青雲的話複一句,郎黑虎的身體就抖一下。

等易鳴說完,郎黑虎已經大汗如雨。

“我槽木青雲個八輩祖宗!”

“大佬,我現在能上去削這個混球嗎?”

“來吧!”易鳴掛斷了電話。

郎黑虎是易鳴故意放樓下,測測木青雲的。

隔了一會,郎黑虎咣一聲將門撞開,殺氣騰騰的闖了進來。

木青雲見郎黑虎進門,怔了怔,立即臉帶春風的站起身迎了上去。

“黑哥,這麼點小事,還要你親自來。”

“老子可去你瑪的吧。”郎黑虎大巴掌照著木青雲的臉上呼了過去。

木青雲冇提防,被扇的轉了好幾個圈,懵了。

郎黑虎眼冒凶光,手指點著木青雲。

“姓木的,你踏瑪的想死,就自己去死。”

“老子的青龍會,不像你這麼白癡!”

“這位可是”

郎黑虎突然察覺到易鳴目光不對勁。

生生將他認定的“武道宗師”四個字吞下去。

他自己九級武師,被易鳴吊打,大佬不是武道宗師還能是啥?

“黑哥,為什麼啊?”木青雲捂著臉還處於半懵狀態。

“李雲天這次絕對逃不過去,你為了這個小子,至於嗎?”

郎黑虎見木青雲還在叨叨,頓時急了。

他走過去,猛的抬起腳給木青雲踹了一個狠的。

“木青雲,老子明著告訴你!”

“這次,青龍會和慶雲藥行還就死磕上了!”

“慶雲藥行不倒,老子的車隊不撤!”

易鳴見火候差不多了,給郎黑虎使了個眼色。

郎黑虎放了句狠話:“你踏瑪給老子等著瞧!”

兩人一起離開了慶雲藥行。

木青雲從地上爬起來,驚疑不定的捂著臉。

如果青龍會真跟慶雲藥行死磕上了,慶雲藥行不死也得殘。

“這是為什麼啊?”木青雲望著門外,呆呆的自言自語。

小破車裡,易鳴讓郎黑虎將慶雲藥行的事情對外放風。

“拿慶雲藥行先開刀!”

“為的是震懾!”

“黑子,抽時間去找個你看對眼的供貨商,扶一扶。”

“畢竟供貨商不是小事!”

郎黑虎對易鳴的手段相當佩服。

果然想要成為宗師,腦子得好使。

就像供貨商這事,青龍會隻堵了慶雲藥行一家的門,打了木青雲一個人的臉。

這事放出風,那些被沐氏藥業集團拉攏的供貨商就得掂量掂量了。

解決了供貨商,易鳴接下來要解決的是銷售商。

這個就更簡單了。

有了慶雲藥行的事情在前,得到風聲的銷售商,有的已經將李記的貨重新上架。

解決進貨和出貨,李記有了口喘氣的機會。

“再下來,纔是重頭戲。”易鳴對郎黑虎道:“找一家域外的銀行。”

“小銀行就不要了。”

“要大銀行。”

郎黑虎一臉崇拜的看著易鳴。

瞧瞧,武道宗師就是武道宗師,這話說的,霸氣!

郎黑虎開著小破車找到龍域一區最大的域外銀行,將車停在了門口。

易鳴仍舊讓郎黑虎車裡呆著,他手插著褲兜走進了海盜旗投資銀行的大門。

海盜旗投資銀行相當有名,業務遍佈全世界。

總部位於域外四大區的第三區。

易鳴進了銀行大廳,正想打聽一下哪兒能辦貸款,卻被大堂經理柳新月攔了下來。

海盜旗投資銀行雖然是外資,但柳新月卻是龍域人。

“這位先生,海盜旗投資銀行隻服務高階客戶。”

“您走錯地方了。”

“出門左拐,那纔是您應該去的地方。”

柳新月臉上掛著職業微笑,很有禮貌,禮貌的讓易鳴極不舒服。

出門左拐,是專賣廉價打折品的商業街。

“彆看不起人。”

“如果我都不算海盜旗投資銀行的高階客戶,你們就冇有高階了。”

柳新月繼續微笑著搖了搖頭:“先生,您是不打算出去了,是嗎?”

“如果是這樣的話,那我隻好叫保安了。”

易鳴撇了撇嘴,將兜裡的閻君卡掏了出來,晃了晃。

“我給你們海盜旗投資銀行一個機會,為我辦一筆貸款。”

閻君卡上透出來的尊貴大氣,讓柳新月怔了一下。

她的目光在閻君卡上定格了十幾秒之後,才“嗤”的笑出聲。

笑聲裡,滿滿都是壓不住的嘲諷。

“先生,您的這個玩笑一點兒也不好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