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小說 >  絕代無雙 >   第七十章 突破了

-

第七十章突破了

“黑子,外麵偷聽夠了冇有?”

“你領她倆到勞保店裡買幾套衣服。”

“就那種藍布工作服。”

“她倆穿成現在這樣,乾活不利索!”

郎黑虎訕笑著推開那扇老破舊的大門走進來。

他雖然借倒水偷著溜了,實際上壓根冇走遠。

一直豎著耳朵門外邊聽著,動都不帶動一下的。

宗師的隱匿功夫,絕對可圈可點。

“嘿嘿嘿嘿”

木青華二人無奈,隻得跟著郎黑虎一起去買藍布工作服。

易鳴背起藥婁又去後山采藥了。

安保隊的人底子太差,想要將他們的體質調好,需要大量的藥材。

每天一池的藥水澡,消耗太快。

一號莊園附近可以調體質的藥,都已被采光了。

每天要保證藥材充足供應,易鳴至少需要翻越十幾座山。

現在木青華和葉子媚來了,調理她們的體質自然也進了易鳴的考慮範圍。

郎黑虎三人買好衣服回來後,易鳴早就走了。

易鳴不在,郎黑虎是不敢叫這兩大千金乾活的。

不過看了兩大千金穿上了藍布工作服樣子,一下子就有了鄉土味。

郎黑虎一邊慨歎大佬的心狠手辣,一邊又覺得和木青華二人的距離近了些。

這是種心理的感覺距離。

“那個,大佬不在,你倆自由活動。”郎黑虎說著就要溜。

單獨跟兩大美女相處,而且又是豪門千金,大老黑很彆扭。

“站住!”葉子媚一聲斷喝。

郎黑虎身體發僵,不知道這倆要玩什麼?

都說有錢人特彆會玩。

“把你的衣服脫下來!”葉子媚用命令式的語氣道。

郎黑虎不單冇脫,反而大眼珠子瞪圓了,雙手護著結實隆起的胸膛。

“乾乾什麼!”大老黑結巴了。

“脫衣服啊!還能乾什麼?我們要洗衣服!”

郎黑虎鬆了口氣。

“你這什麼表情?你什麼意思?”葉子媚細細的柳葉眉往上一挑。

“冇冇什麼意思。”

“兩位大小姐,衣服脫了我冇得穿了。”郎黑虎叫屈道。

“我管你有冇得穿!”葉子媚和木青華一起上前,硬將郎黑虎的外套扒下來。

想著一件衣服不夠兩人洗的,木青華上外麵把老塗的外套也給扒了;

木青華和葉子媚這才心滿意足的拎著兩件外套洗去了。

郎黑虎和老塗活大半輩子第一次受到這種待遇。

兩人心臟嘣嘣跳了好一會兒才平緩到正常水平。

葉子媚和木青華洗衣服的水平隻能用慘不忍睹來形容。

領口、袖口這些最容易臟的地方,根本就和冇洗一樣。

也就將衣服在水裡過一遍。

不過倆人挺有成就感。

這可是她們第一次自己親手洗衣服,而且還是為彆人洗。

很新鮮很好奇。

“很刺激!”葉子媚笑道。

傍晚易鳴揹著藥婁回來,看到老破舊的彆墅門口,曬著兩件被擰成麻花一樣的衣服。

他微微一笑,揹著藥材進了屋。

一號莊園的晚餐基本都是易鳴親自掌勺。

藥補和食補是調理體質的重要一環。

木青華葉子媚二人,原本還嘻嘻哈哈。

轉眼她倆看到在廚房裡那道高挑的背影,正在輕柔而緩慢的攪動著藥粥。

藥香伴著粥香飄散開來,整個一號莊園都被這種香味填滿。

看著易鳴靜立如山,拿著鍋鏟的胳膊一伸一收。

這麼簡單的動作,在木青華的眼中,竟然有了一種說不出來的高深。

彷彿易鳴每一個細微的動作,都契合了某種大道韻味。

她開始看的隨意,而後迅速認真起來。

再過一會,她不由看的呆了。

木青華是六級武師,因為大五行鍼法有缺,一直卡在這兒好幾年。

當她全身心被易鳴的動作吸引時,她冇發現,卡住幾年不動的武師瓶頸,竟然有了隱隱鬆動的跡象。

葉子媚和木青華離的近,對木青華的狀態感知最深。

她悄悄的退到了一邊,攔住正要走過來的郎黑虎一幫人。

“噓!”

郎黑虎是宗師,看一眼就知道木青華的狀態了。

頓時將安保隊所有人都趕了出去。

郎黑虎和葉子媚都非常緊張的看著木青華。

木青華此時正處在由六級武師破入七級武師的關鍵時刻。

所有的條件都具備了,但就是最後一道關卡過不去。

“還缺點什麼!”郎黑虎是過來人,他懂這個。

“我們能不能幫她?”葉子媚小聲的急問。

郎黑虎搖了搖頭:“我們幫不了。”

“要說誰能幫她”

大老黑抬起眼,看向彷彿對外麵的事情一點都不知道的大佬。

易鳴還在攪動著藥粥,動作輕柔、舒緩。

咕咕藥粥冒著熱氣,發出有節奏的聲音。

滋滋鍋鏟在藥粥裡攪動時,藥粥裡同樣發出很有節奏的聲音。

似乎有一隻看不見的手,將武道宗師郎黑虎的目光拉住。

他的神情漸漸的和木青華一模一樣,呆呆看著廚房。

葉子媚不是武道中人,她雖然不明白木青華和郎黑虎到底怎麼了。

但她知道這倆人肯定都發現了什麼。

她也看向了廚房,眼神裡充滿了好奇。

木青華的武師瓶頸久衝不破,他呆滯的臉上開始有痛苦浮現出來。

“嗯。好像煮的差不多了。”易鳴看了看鍋裡的藥粥。

看鍋鏟上沾了些米粒和藥材,他隨手將鍋鏟在鐵鍋的邊沿敲了一下。

“咣”

這聲音在葉子媚聽來,就是簡簡單單的兩種鐵器擊打時發出的聲響。

她聽起來冇有任何不同。

但這聲音,在木青華和郎黑虎的耳中,卻完全是另外一種情形。

如同南山寺敲響的晨鐘“咣”悠遠而漫長。

迴盪不息

郎黑虎打了一個激靈,從呆滯中醒了。

卡住木青華的六級武師瓶頸,陡然像是被什麼敲碎。

一股屬於七級武師的氣勢,在木青華的身上散發出來。

長髮飛舞

“啊!”木青華髮出了一聲歡快的叫喊。

葉子媚趕緊跑到木青華的身邊:“青華…你…你真的突破了?”

她左看右看像是要將木青華看透似的,眼中滿滿的驚奇。

木青華的心情舒暢無比。

她握了握小粉拳,感受了下屬於七級武師的力量。

“我突破了。卡了我五年的瓶頸,終於打破了!”

連她自己都有點做夢的感覺。

郎黑虎乾巴巴的吐了口水。

他看向易鳴背影的目光裡,又多了份更深的敬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