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百一十四章拍死一個夠本

四喜鐵青著臉,看著不遠處還在不停嘲諷著的十一村村長。

他努力的掙紮了幾下,但是村民們人多,將他拉的太緊,他冇掙脫。

“算了算了。小四,胳膊擰不過大腿。我們鬥不過他們的。”一位村民小聲說道。

“是啊,喜子,他們就算是出手打傷打死了人,上麵也有人死保著他們。村長們這些年乾砂廠賺了多少錢,早把上麵的人餵飽了。”

拽著四喜胳膊的老劉頭歎著氣,眼神裡帶著畏懼,看著十一村長那幫人。

十一村長見村民將四喜拉著,今天做的圈套肯定用不上了,這才悠然的點著了一根菸,深深的吸了口,噴出一口煙霧。

“你們雖然識趣,照說這事我應該掀過去了。但是”

十一村長彈了彈菸灰後,看向四喜的眼神突然變的冰冷而凶狠,道:“你帶了一個壞頭!如果誰都想自己單乾,以後老子的砂廠還怎麼乾?”

“村長,四喜也是一時衝動,您大人大量,就彆他一般計較了。”老劉頭勸道。

“你算什麼東西?你有什麼資格在我麵前直著腰板說話的?就你這種三個鋼蹦都拿不出來的貨色,先把你自己家的那點破事管管好。”

“你老老實實的給老子滾一邊呆著,少在老子的麵前礙眼。”十一村長罵道:“你以為你們二小子考出去了,你就能在老子麵前抬頭做人了?操!”

老劉頭的臉色被十一村長罵的不好看了起來。

“村長,大家都是鄉裡鄉親的,何必呢?“老劉頭道。

“滾!誰踏瑪跟你們鄉裡鄉親?就你們這幫窮B還想跟老子套關係?”十一村長又噴出一口濃煙,罵道。

村民們冇有人再敢吱聲。

十一村長是沿河道十六個自然村裡第二凶的村長,最凶的一村村長冇來,但大家都知道一村村長和十一村長是連襟。

四喜大哥的事,跟十一村村長脫不了乾係,和一村村長也同樣脫不了乾係。

四喜看了看好不容易被他召集來的村民,知道如果再任由著十一村村長這麼整下去,開公司的事情肯定要黃。

他努力的控製了一下情緒,等眼裡的血絲消退了些後,向拉著他的村民道:“我冇事了。你們放開我,我有幾句話要跟村長說。”

拉著四喜的村民們仔細看了看四喜的神情,發現四喜真的平靜了,這才鬆了手。

四喜甩了甩被拽的生疼的胳膊,往前走了幾步,從人群裡出來,麵向著十一村村長。

“村長,你們這些年吃肉已經吃的夠飽了,也應該留點湯給我們這些人喝喝。太貪了,很難說將來會不會連吃下去的東西,都吐出來。”四喜道。

“就憑你?就憑你們?”十一村長譏道。

“村長,我是青龍會的人!現在的青龍會已經不是以前的青龍會,你真要跟我們死磕到底?”四喜問。

“青龍會?”十一村長臉上的譏諷更濃了:“一幫垃圾堆在一起,再由一個大一點的垃圾領著,就想翻了一區的天?糟!”

“四喜,老子不怕跟你挑明瞭說!算今天郎黑虎走運冇有親自來!如果他來了,老子讓他走不出沿河道!“

四喜見十一村長連郎黑虎都不放在眼裡,心裡一凜。

”這就怕了?軟淡一個!“十一村長罵道。

跟十一村長同來的家族兄弟們,爆出了一陣鬨笑。

等到同族兄弟笑夠了,十一村長指著四喜說道:”四喜,老子給你一個機會。”

說到這兒,十一村長將指著四喜的手指往腳前的沙地上一指,道:“今天,你跪下來跟老子磕頭認錯,老子可以考慮看在你死鬼大哥的份上,饒你一次!”

“不過,要磕到老子滿意為止!”

“你踏瑪做夢!”四喜好不容易壓著的火氣又噴湧了出來。

“不磕是嗎?”十一村長的聲音突然變的陰惻惻的。

“磕你瑪!有本事你們今天就把老子弄死在這兒!否則的話,老子隻要還有一口氣,就一定會跟你們乾到底!”四喜豁出去了。

他看明白了,今天十一村長就是衝著他來的,或者說是衝著青龍會來的!

這可不是他退一步就能解決了的事。

“好!老子就喜歡你這麼硬氣!”十一村長不怒反笑,大手一揮道:“你既然不上套,老子就隻好吃點虧了。上!給老子往死裡打!”

十一村長懶的再裝了,大喝了一聲後,跟著本家兄弟們一起開始往前衝。

四喜如果能上套最好,將來能省掉一些解釋和作假的麻煩;

不上套也沒關係,多費點事而已。

十一村長的本家兄弟,似乎早就等著村長吩咐了

一群人在村長的話剛說完,就呼啦啦像潮水一樣向四喜他們衝了過去。

有人舉著閃亮的開山砍,有人拿著特製的鐵棒,還有人邊跑邊朝外摸腰裡的匕首。

村民們對這場麵太熟悉了。

十一村長的六個本家兄弟,這麼打人不是第一回。真的敢下狠手!

除了四喜站著冇動,其餘的村民幾乎是本能的往四麵八方跑。

村長家的這幫本家兄弟,這麼些年,被他們打斷骨頭的人,已經不知道多少了。

四喜冇帶傢夥,隻能就地找了兩塊趁手的石塊,準備死拚一把。

“老子今天拍死一個夠本,拍死兩個算老子賺了。”

四喜大聲的怒吼著,一手抓著一塊石頭,不退反進,迎著村長的本家兄弟們衝了上去。

“踏瑪的,找死!“十一村長大怒。

他一把奪過身邊一個本家兄弟手裡的長砍,高高舉了起來。

“四喜留給老子,其他的人追那些村民。踏瑪的這些年老子脾氣太好了,讓這幫垃圾都忘記了老子是乾什麼的!”

村長和四喜跑的都是直線,誰也不讓誰,兩人都抱著一回合將對方放倒的心思。

另有幾個拿長凶器的人,繞過村長,從兩側向四喜包圍了過去。

四喜決心已定,不閃不躲!

狹路相逢,再凶的人,身體也是肉做的!

在四喜離村長還有四五米樣子的時候,兩側包抄的人已經先到了。

長凶器,帶著棍影和刀影,破開了空氣,向四喜的腦袋奔了過來。

四喜看都不看這些棍棒長刀。

他此時的眼睛裡隻有村長一個人,隻要能摞十一村村長,就賺了!

因為四喜前衝的速度太快,長凶器冇能砍到四喜的腦袋,或劈或砸的打在了四喜的背上。

四喜一個踉蹌差點摔倒,但衝勢不減,和村長的距離越來越近。

兩人的距離差不多時,喘著粗氣的村長猛的跳了起來,雙手抱著刀柄,使勁朝四喜腦袋砍來。

四喜瞅準機會,將手裡握著的石塊“呼”的一聲朝村長砸了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