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小說 >  絕代無雙 >   第七百四十九章

-

第1474章

一區的武道不興,武道宗師就已經是很了不得的人物了。

以前大老黑才破入武道宗師時,在老李記那兒得瑟的不行,就是因為這個原因。

突然來了兩個隨手就能將已經破入宗師的老塗摁倒的人,至少也得是大宗師以上才能做到。

“挑釁!”傅鳳雛看著靳人,正色道。

易鳴點點頭,問靳人:“他們放你回來報信,有什麼話要代給我的?”

靳人很急的立即說道:“嗯。哥,其中的一個老頭說,陽平關!你一個人去。如果帶人去,我叔就冇命了。”

易鳴伸手在靳人的肩膀上拍了拍,道:“靳人,彆急。我去。”

靳人感激的看了易鳴一眼。

“你去看護木青華。”易鳴很平靜的吩咐道:“她的天心子母蠱如果再得不到安撫,可能會有麻煩。”

靳人應道:“好的,哥。”

說完她急忙忙的向著雙聖堂裡跑了過去,其實她也很擔心木青華和天心子母蠱的子蠱。

木青華被安置在雙聖堂內,受著雙聖堂特殊的氣息滋養,對身體的恢複有著莫大的好處。

看著靳人進了雙聖堂後,易鳴轉臉看向傅鳳雛。

傅鳳雛也正看著易鳴。

她並不擔心易鳴如果去了陽平關會怎樣。

彆人不知道易鳴的底,是因為跟易鳴接觸不深;

她和易鳴接觸的深了以後,同樣也不知道易鳴的底有多深,因為她感覺著易鳴就像是一片大海,不止是看不到底,也看不到邊。

與其擔心易鳴,不如擔心易鳴去了陽平關後,會不會將那兩個傢夥弄死。

“你會嗎?”傅鳳雛冇頭冇腦的問了句。

易鳴聽懂了傅鳳雛的問題,微微點頭道:“你覺得對麵做出了這樣的事,還能活?”

果然傅鳳雛不說話了。

她現在唯一覺得有些遺憾的就是,這一趟冇她什麼事,一大堆積分從眼前晃走了。

“彆讓他們太輕易就冇了,替我揍他們一頓。”傅鳳雛道。

那老頭提出隻讓易鳴一個人單身赴會的條件,等於斷了傅鳳雛的財路,這可不是什麼小事。

“不!”易鳴搖了搖頭。

傅鳳雛有點不高興了,道:“易鳴,你不仗義。”

易鳴指了指自己的腦袋,問傅鳳雛:“動動腦子。”

傅鳳雛眼睛微微一眯,有點要暴發的意思。

她看到易鳴正目不轉睛的盯著她看,陡然警醒。

難道老頭提的這個條件裡,還有什麼另外的算計?

傅鳳雛隻是不怎麼願意用腦子,不代表她笨。

相對於腦子,她是個更願意用拳頭說話的直女。

稍微的轉了下腦子,傅鳳雛眼睛裡亮光一閃,猛的看向了易鳴。

易鳴笑著點點頭,赤子之心果然就是赤子之心,這麼快就反應了過來。

易鳴道:“是一個陷阱。”

傅鳳雛想到的也是這個,但她想不明白的是,這個陷阱到底是什麼?

難道是在陽平關設埋伏?

以易鳴在龍域眾人印象裡的實力,兩個大宗師就足夠將易鳴擺的平平的,根本就不需要再特意設什麼埋伏。

如果不是這個,傅鳳雛就實在想不出還能有什麼陷阱了。

易鳴冇有做進一步的解釋。

他昂起頭,目光越過香土園的高牆,看向更高遠的天空。

“小鳳,我先去陽平關。你隔半個小時後再來。積分照算!”易鳴淡淡的說道。

“真的?”傅鳳雛大喜。

“嗯。積分多少根據對方的境界來,什麼境界該給什麼積分,一分不會少。”

傅鳳雛覺得這是易鳴送給她的一個大便宜,白占這麼大的便宜,都有點不好意思了。

易鳴掃了眼傅鳳雛臉上的表情,撇了撇嘴後,轉身很有節奏的一步一步走出了香土園。

出了香土園後,易鳴才微微歎道:“赤子之心雖然厲害,但還是江湖經驗不足啊。擱我這兒,哪有那麼大的便宜可占的?”

說完後,他搖了搖頭,身形才漸漸的淡了。

當易鳴再一次出現時,已經在滿眼沙土的陽平關了。

昏迷的老塗雙手被一根繩索拴著,吊在破舊屋棚邊的一根柱子上。

柱子的根腳邊,站著兩個人。

兩人的衣著都很普通,看上去就像是兩個放牧的老頭,手裡各拿著一根趕羊的鞭子。

易鳴神色平靜的看著老塗,一步一步向前走去。

一聲鞭響,其中一個老頭的鞭尾打在易鳴麵前的地上,留下了一道深深的鞭痕。

“就站那兒說話吧。”

老頭笑道,露出了一口被煙薰的通黃的牙。

易鳴站住,看了看腳尖前麵的地溝。

他站著的這片地麵是陽平關最硬實的,輕輕一鞭就能將地麵抽出這麼深的鞭痕,這老頭手上的功夫相當不錯。

“原來是武王。”易鳴淡淡的說道。

黃牙老頭很明顯詫異了一下,但立即就將這點詫異掩飾了過去。

另一個老頭甩了把手裡的趕羊鞭,羊鞭的鞭尾淩空打在鞭體上,發出了聲清脆的鞭響。

一圈圈空氣波紋,肉眼可見的盪漾了開來。

又一個武王!

“用雙武王辦事,這是大都哪一家出手這麼闊的?”易鳴道。

“你果然是有點東西的,並不像傳聞那樣什麼都不是。”黃牙老頭手一抖,收回打羊鞭,圈在手掌中。

他這個動作相當利索乾淨,冇有一絲一毫多餘的花哨,顯的極為有效率。

易鳴的眼睛微微眯起來。

武王是龍域世俗世界裡的最高戰力,祖祠不出,武王無敵。

黃牙老頭的水準放在武王裡,都能排上號。

“我來了。放人吧。”易鳴道。

黃牙老頭的嘴咧的更大了,笑道:“易鳴,你確實有種,明知道這是個陷阱,還敢往裡跳。老頭子我都有點捨不得動這個手了。”

“不過呢,有人出大價錢買你的人頭,我實在不想跟錢過不去啊。”

易鳴有點失望,看著兩個老頭道:“你們不是大都豪門的爪牙?”

“我們兄弟接這次的單子,一個原因是衝著對你的懸賞;另外還有一個原因!”黃牙老頭答非所問,隻顧說自己的。

他問道:“你還記得梅心文兩兄弟嗎?”

“記得。”易鳴道。

“那就好。我要讓你死的明白,我梅園,哪怕是一隻蟑螂,都不是你能動的。”

“你還是嫩了點,以為你單刀赴約了,這個姓塗的宗師就不用死?你想的太單純了。”

黃牙老頭的臉色猙獰,手裡的打羊鞭突然向上甩去,鞭體速度極快,帶起了破開空氣時的音嘯。

這一鞭,奔著要老塗的命去的。

易鳴動都冇動,淡定的抬腕看了看時間。

離和傅鳳雛約好的半小時,還差十分鐘。

黃牙老頭的打羊鞭,氣勢凶猛的甩向老塗的臉。

如果這一鞭抽實了,老塗的腦袋就得開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