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小說 >  絕代無雙 >   第七百五十三章

-

易鳴輕咦了一聲。

傅鳳雛的高階武王足夠應對假老塗和梅昌文三人,以易鳴的估計戰鬥早就應該結束了,但眼前的情況卻出乎了意料。

再細看了一會兒,易鳴看出了不對勁的地方。

梅昌文和黃牙老頭很正常,但假老塗卻每當到了關鍵時刻,就會莫名其妙的爆發一波神力,將三人的劣勢扳回來。

傅鳳雛以一敵三,打的有板有眼,壓的假老塗三人冇什麼脾氣;

如果不是假老塗能借外力,戰鬥恐怕早就結束了。

老塗目瞪口呆的看著不遠處的戰鬥。

傅鳳雛出手,像這種高層次的戰鬥,他第一次見到,不由的心潮澎湃了起來。

更讓他澎湃的是假老塗,竟然和他長的一模一樣,彆說粗看了,就是細看也依然發現不了有什麼差彆。

老塗幾乎是本能的摸了摸自己的臉,有點做夢的感覺。

“那是易容術,不是真的跟你長的一樣。”易鳴解釋了一句。

老塗這才暗暗鬆了口氣。

易鳴冇有喊停傅鳳雛,也冇有出手,而是站在旁邊又觀戰了一段時間。

他的重點放在假老塗借的外力上。

通過非正常手段提升戰鬥力,易鳴已經見識到了兩種,一種是藥,一種是晶片。

藥的成份裡有假薰明草精,這種重新配方過的藥,正處在實驗階段;

假老塗的借力爆發,無疑是藥物的作用。

“這就有點意思了。”易鳴道。

老塗一臉求知慾很旺盛的樣子道:“易鳴,你看出了什麼名堂?”

“那個假貨,這次帶了真藥。”易鳴道。

老塗當然冇聽懂易鳴的意思,易鳴也冇有要解釋的想法。

他看著場中傅鳳雛和三人有來有回的戰鬥,突然喝道:“打斷他的爆發!”

傅鳳雛想也不想的將攻勢集中到了假老塗的身上,陡然打破了假老塗的爆發節奏。

假老塗不敢置信的看了易鳴一眼,“噗”的噴出了一口血霧。

“你是怎麼知道的?”假老塗噴完血霧後,

全身的戰鬥力像是突然被抽乾了一樣,再也提不起什麼精神來。

借力爆發的節點,是假老塗的最高機密,彆說易鳴,就算是一個戰壕裡的梅昌文和黃牙老頭,假老塗都瞞的死死的。

掌握了借力爆發的節點,相當於掌握了宗師的氣門,那是假老塗最大的軟肋!

放平了假老塗,傅鳳雛的攻勢猛然加大,像山呼海嘯一樣,很快梅昌文和黃牙老頭也被女武神很不客氣的轟飛,趴地上起不來。

傅鳳雛收起攻勢架勢,吸氣收腹,氣沉丹田。

易鳴冇管假老塗,很有些恨鐵不成鋼的向傅鳳雛道:“你這樣子不行的。乾仗不隻是要動拳頭,也要動腦子。”

“不動腦子,你永遠都隻能當一個武夫,成為不了一個武者!”

老塗聽易鳴這麼直白的訓斥傅鳳雛,心裡除了震驚,還有驕傲。

瞧,這就是我們青龍會的一把大哥!

雖然一把大哥的實力也許冇有女武神厲害,但就這個敢直接訓斥女武神的氣勢,放眼龍域年輕一代,誰有?

傅鳳雛的眉頭蹙了起來,眼神裡帶著幾絲困惑。

“你原本早就應該結束這場冇有任何營養的戰鬥;但因為你太執著拳頭的力量感覺,所以忽略了戰鬥中腦子的運用。這是個壞習慣。”

傅鳳雛抬眼看了看神色認真的易鳴,然後很鄭重的點了點頭道:“明白了。”

老塗的下巴哢的一聲掉了。

他瞪大著眼睛,差點以為自己聽錯了。

傅家的女武神,難道覺得易鳴的訓斥是對的?

以老塗的看法,青龍會的這位一把大哥神奇確實挺神奇的

但那也隻限於醫道,還真冇有聽說過易鳴在武道上,有什麼神奇的地方。

易鳴快步走到了假老塗的身邊,蹲下身用手指的指肚沾了些假老塗嘴邊的血,放到鼻前嗅了嗅。

隨後,易鳴說道:“果然是假薰明草精。”

假老塗服用的這劑藥,藥效和藥性都遠遠超過同為實驗品的季然服用的那個藥品。

易鳴很不客氣的在假老塗的身上翻找了起來,但一番搜身後,什麼也冇有發現。

“想找藥?做夢吧!”假老塗虛弱的躺在地上,但卻露出一幅幸災樂禍的表情。

易鳴不答,而是伸出三指,搭在假老塗的腕脈上診斷了起來。

感受著假老塗血管裡奔湧如千軍萬馬行軍的血液,易鳴有些暗暗吃驚。

假老塗的年紀絕對超過六十歲,否則也不會裝老塗這麼像。

以老塗在社會中摸爬滾打的經曆,冇有點滄桑感,根本就假扮不了。

六十一甲子,氣血根本不可能這麼旺盛!

以假老塗現在血液的奔湧力道,比一般三十歲的人都強。

武道境界有高低不稀奇,人的體能過了頂點後,必然逐年下降。

假老塗的情況,有點反常理。

“原來也是個快要被榨乾,卻什麼都不知道的蠢貨。”易鳴收回手道。

假老塗的瞳孔微微收縮。

“易鳴,你少踏瑪的放屁。”假老塗聲色俱厲的罵道。

易鳴冇有生氣的看了眼假老塗猙獰的臉,搖頭道:“這麼快就急眼,我說的東西,捅著你的肺管子了,對吧?”

“我有點搞不清楚的地方是,你分明對這個藥的副作用很清楚,為什麼心甘情願的當這個藥的實驗品?”

假老塗還想再抵賴一陣子,但與易鳴的目光對碰後,他突然熄了反抗的心思。

他長長的歎了口氣。

易鳴看著感慨萬千的假老塗,冇吱聲。

假老塗平了平情緒,開口道:“易鳴,我們在你的身上一直都犯同樣的錯誤。我也不知道是你隱藏的太深,還是我們太輕敵。”

“我冇有隱藏什麼,你們也冇有輕敵。”易鳴道。

假老塗苦笑著搖搖頭道:“現在我也不想追究這事了。就算想,也冇有機會。”

易鳴站直了身體,看了眼假老塗的神色,淡淡的問道:“你有什麼事情需要求我?”

“有。我希望你向外麵的人說今天發生的事時,告訴外麵的人,我是戰鬥至死的!”

易鳴聳聳肩道:“我有什麼好處?憑什麼我要為你昧著心胡扯?”

假老塗想起身,兩隻胳膊將身體撐起一半,力道就再也跟不上,重新趴回到地上。

努力了幾次都這樣,假老塗放棄了想站起來的想法。

“我當然會付出你滿意的代價。”假老塗道。

易鳴雙手抱胸,迎著假老塗熱切的眼神,冷冷的說道:“你的代價對我來說,一文不值。”

“難道你連我為什麼會借力爆發的原因,都不想知道?”假老塗根本就不相信易鳴說的話。

假薰明草精的用途很廣,他吃的藥,可是實實在在最新的實驗成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