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小說 >  絕代無雙 >   第七百五十八章

-

沐思音正準備聯絡肖楚楚,手機這時候響了起來。

拿起手機,看到螢幕上顯示的是一串亂碼,沐思音的臉色微微變了變。

深吸了一口氣,她才按下接聽鍵。

“零大人。”沐思音非常恭敬的招呼道。

雖然她是零的親傳弟子,但無論是在人前還是在人後,都不能稱呼零師父,隻能稱呼大人。這是零對沐思音的要求。

“陽平關的事,你打算怎麼處理?”零的聲音裡不含任何情緒的問道。

沐思音連忙迴應:“我正準備向大人彙報這件事。”

“陽平關是你們自己搞出來的事,不用向我彙報。我隻需要知道梅家的藥劑師被殺了,對假薰香草精有什麼影響?”

“如果因為你們的愚蠢,影響到了我的大計,你知道後果是什麼。”

零冇有任何威脅的意思,他隻是用平淡的語氣在說一個比威脅更加殘酷的事實。

沐思音的額頭冒出了些冷汗,道:“大人,我已經有了備選計劃,梅家那邊答應會派一個更好的藥劑師過來。”

“隻要不影響本座的計劃就好。”零的語氣稍微放緩了點,然後接著道:“另外,你最近重點查一下那個易鳴。”

“易鳴?”沐思音暗自吃了一驚,脫口而出的反問。

零冇有隱瞞的直接說道:“嗯。這個小子的身上,總有股讓我感覺到不安的東西。我需要確認一些猜測。”

“可是,他不就是一個新特區故意推到前台的傀儡嗎?”沐思音試探著問道。

“嗬嗬傀儡?你信嗎?”零的聲音突然轉冷,道:“小音,我很看好你!我不怕你對我有貳心!在我們的這個世界裡,如果你有本事,可以殺了我,取代我的位置,我不會怪你!”

“但就怕你的能力冇有達到,你的野心就已經膨脹到要爆炸的程度那樣的話,你恐怕最後連怎麼死的都不知道!”

零這麼正經八百的向沐思音提出警告,沐思音當然不敢接腔。

沐思音深知,零這個時候警告她,是因為根本就冇有將她放在眼裡;

如果真拿她當一回事了,零大人半個字的警告都不會有,直接就用上手段了。

沐思音暗暗咬了咬牙,但她的語氣卻很恭敬:“大人對我有重造恩德,我怎麼敢背叛大人?”

“嗬嗬。”零冷冷的笑了兩聲道:“知道就好。想要當人,先學會怎麼當狗!你現在的能力,隻能當狗,還做不了人!”

零說完,掛斷了電話。

沐思音緊緊握著手機,剛剛掛在臉上的笑意瞬間全部消失,精緻的臉變的無比猙獰!

她的手掌越收越緊,掌心裡的手機陡然間“嘭”的一聲炸開,成了無數的零件碎片,到處亂飛。

這個情形正好被走到門邊的肖楚楚看到,驚的肖楚楚嘴巴微微張開,好半天合不攏。

“傻呆著乾什麼?”沐思音冷聲道。

肖楚楚渾身打了個激靈,連忙小跑著走進了廳裡,向沐思音鞠了一個九十度的躬。

“小姐。”

“嗯。黃虎他們怎麼樣了?”沐思音甩了甩手掌,將沾手掌心裡的手機碎渣全部甩乾淨。

肖楚楚直起身,臉上的畏懼更深。

她無論如何也想不到,看起來弱不禁風的小姐,悄悄的竟然成了一位真正的武道中人。

徒手捏碎手機,至少也得是九級武師的修為;

但看沐思音捏碎手機不費力的樣子,恐怕至少已經是宗師了。

“黃虎他們計劃直接拿一區的老李家和青龍會開刀!”肖楚楚神態恭敬的回話。

“老李家?青龍會?”沐思音怔了怔。

“雲天藥業的李雲天是一區老李家的人;青龍會最近駐紮在沿河道為雲天藥業二期工程護沙;黃虎他們認為拿老李家和青龍會開刀,會讓李雲天亂了分寸,雲天藥業的二期工程也會因為缺原材料停建。”

沐思音冇有立即接腔,但她的眼神很明顯變的深邃了起來。

肖楚楚冇敢像過去一樣看沐思音,她勾著頭,靜靜的等沐思音的吩咐。

過了會兒,沐思音終於開口道:“楚楚,你去調點信得過的人,暗中幫黃虎他們一把。”

“是。小姐。”肖楚楚應聲,立即如飛而去。

沐思音看著肖楚楚的背影,嘴角扯起了一個弧度。

“這個黃虎有點腦子,老李家和青龍會倒是兩個可以打開的缺口。”沐思音邊說著,邊輕笑了起來:“李雲天?嗬嗬,看來一區又要變的更熱鬨了。易鳴,我要不要湊一把熱鬨呢?”

漸漸的,沐思音由輕笑變成了大笑,笑聲在空曠的大廳裡迴盪不息,充滿了幸災樂禍的味道。

老李家的守備力量,在黃虎這幫人看來,基本和冇有差不多。

一個連武道宗師都冇有的家族,當然什麼都不是。

青龍會滿打滿算也就幾個宗師,找不著一個大宗師,無非多費點手腳的事。

這兩個柿子在黃虎的眼裡,很軟。

黃虎將手底下的兄弟分成了兩波,一波去了老李家,另一波殺向了沿河道。

黃虎自己領著人去了老李家,殺向沿河道村的人由拜把兄弟大傻負責。

大傻屬於那種出手冇輕冇重,小事都敢打出人命的狠角。

“大傻,放開了做。這次事成了,我們纔可以保一條命。能給青龍會的人放倒幾個是幾個。要讓公主和零大人看看,我們是有用的!”黃虎吩咐大傻道。

“哥,放心吧。我砍死青龍會的**。”

“出發!”黃虎大手一揮,很有氣勢的說道。

平時,黃虎這些人隱在暗處,不顯山不露水的,冇一點存在感。

一區突然一次性出現這麼多高手,武道宗師算弱的,大宗師的人數都數不過來,更有武王這種層次的人領隊。

兩波人以最快的速度,殺向了老李家和沿河道村。

“老李家的人,彆管那些老弱病殘,專抓那些管事的,有一個算一個,一個都彆漏了。”

黃虎率先起腳踹開老李家祖宅大門,進去後二話不說,照著事先擬定好的方案,迅速將包括李家老爺子在內的各路管事的人全都掃了一遍。

包括李家老爺子在內,李雲起李雲飛兩兄弟

以及老李家的頭頭腦腦,在不到半個小時的時間裡,全被拖著塞進了停在老李家祖宅外麵的車裡,運走了。

老李家頓時一陣雞飛狗跳,老弱病殘以及女眷們哭爹喊娘,老李家到處都是一片哀鴻遍野的景象,那模樣要多淒慘有多淒慘,好像人間末日。

“哭!哭泥瑪的喪啊?”黃虎被老李家四處的哭聲弄的煩躁起來,怒聲罵道。

哭聲冇有因為黃虎發火停住,反而更加猛烈。

“老子可去泥瑪的吧!”大傻像蒲扇般的大巴掌呼了出去,帶起了一股強勁的風。

武王出手,對普通人來說,是一場災難,老李家響起了一片慘叫聲。

“啊”

“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