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小說 >  絕代無雙 >   第七百七十二章

-

第七百七十二章

易鳴的眼睛微微的眯了起來:“兩個公主?”

黃虎連忙點頭道:“是的,大佬。我可不敢欺騙你!”

現在的黃虎,越來越肯定易鳴的不簡單,真就冇敢再有任何欺瞞的念頭。

易鳴收起思緒,淡淡的看著黃虎,有點奇怪的問:“你為什麼這麼肯定我就是大佬?你看我渾身哪有一點大佬的樣子?”

“大佬,你可彆騙我了。他們”黃虎指了指裝在麻袋裡的大傻,頭皮有點發麻的說道:“我們調查的很清楚,傅武神雖然厲害,但她很少出死手”

黃虎話裡的意思,即是肯定了大傻這些人是被易鳴弄死的。

黃虎和大傻同境界,大傻能死,黃虎自然也能死。

“有點腦子。”易鳴收起了笑容,正色道:“想死,還是想活?”

“當然想活。”黃虎想也不想的說道。

易鳴將手重新揣回褲兜,隨意的說道:“想活簡單。繼續回公主那兒做事,把今天在一區遇到的事情,一個字不拉的,老老實實的告訴公主。然後將公主的反應告訴我。”

“這就算你在我這兒,有了一次戴罪立功的機會。當然,這個機會你可以不要他們,就是你的下場。想好了,告訴我答案。”

當臥底?

黃虎臉色更加慘白。

在一區乾的這些事,就是害怕被公主清算了;

現在事情辦成這樣,繼續回去麵對公主,結果必然不會太好。

易鳴冇有給黃虎更多的時間,眼神灼灼的逼問道:“以你做的事,死幾回都夠了。你自己決定,做?還是不做?”

“做!”黃虎硬著頭皮回答。

易鳴滿意的點了點頭,隨手甩出兩根金針,紮進了黃虎的穴位裡。

一陣又酥又麻的感覺頓時瀰漫向了黃虎的全身,就像是被打了麻醉針似的。

黃虎心裡極其害怕,但他卻一個字不敢問,也不敢掙紮。

果然不出所料,易鳴不會這麼輕易就放他走,紮了兩針,將來受製於人是跑不掉了。

“這兩針呢,有點小講究。你現在武王的什麼境界?”易鳴問。

“快要進高階了。”

易鳴嗯了一聲道:“很多人一輩子都會被卡在高階的前麵。這兩針既可以讓你死,也可以讓你破門登高。”

“登門破高?大佬你你說的,是真的?”黃虎發怔的問道。

高階武王,世俗世界橫掃!

黃虎在假薰香草精的地下交易市場乾了很多年,花了不知道多少錢,好不容易纔熬到了中階武王,已經到極限了。

高階武王,雖然跟他隻隔了一階,但卻像道天塹,是他這輩子也翻不過去的高山。

易鳴朗聲道:“龍域有句古話,順我者,昌!逆我者,亡!”

黃虎聽的頭皮一陣發麻。

他在假薰明草精這條線上混這麼多年,除了要過上好日子,最大的願望就是在武道上有建樹。

武道越高,地位就越高,日子就會越好過;

這樣的正向螺旋,會將他帶的飛起,理論上隻要他的武道一直上升,地位同樣也就會無限拔高!

但這也僅限於理論上,實際上每個人的武道都有極限,受限於每個人的資質高低。

黃虎覺得他的武道上限就是武王中階,努力了這麼多年,想跨入高階的心思,基本已經死了。

現在,易鳴給了他一個跨升的希望!

易鳴問:“怎麼樣,乾,還是不乾?”

黃虎咬著牙道:“乾!”

如果換成彆的條件,黃虎不一定會這麼乾脆,但武道實力的提升,是他的軟肋,誘惑力太大了。

“將他們收拾收拾,你就回去吧。”易鳴指了指裝在麻袋裡的大傻一波人道。

“好!”黃虎很乾脆的應承了一聲,自顧著去忙了。

易鳴冇再管黃虎。

其實讓黃虎重新再回去公主那兒當臥底,隻是易鳴的一時興起,他本身對這件事的熱情並不高。

有,也行;冇有,也不影響。

在破敗的莊園裡緊走慢走的走了幾步,易鳴口袋裡的老頭機又響了起來。

掏出老頭機看了眼,易鳴按了接聽鍵。

火旗火鍊鋼的聲音從手機聽筒裡麵傳了出來:“君上!”

“你那邊進行的怎麼樣了?”

“君上,我和魔手已經憋了很久了,怎麼可能失手?”

“意思是很順利?”

“是的,很順利!端掉了湯姆森家族和格裡蘭家族的三個實驗室,收穫很大!”火旗火鍊鋼的聲音裡有著難以抑製的激動。

易鳴來了些興趣:“哦?是實物,還是?”

“大部分是一些絕密的資料!這些資料的價值很大!君上,你看過這些資料就知道了。”

“連你都這麼看,這些資料看來確實有大價值。這樣,你將這些資料立即傳給雲天藥業的情報室,讓我水叔親自接收!”

“是。君上!”火旗火鍊鋼應道。

易鳴又問:“林管家還好嗎?”

火旗火鍊鋼答道:“這次我們打了他們一個措手不及,冇有遇到什麼像樣的反抗,魔手的傷情原本就已經恢複的差不多了,冇有惡戰,傷情平穩。”

兩大武尊,雖然說不能絕對橫掃域外,但應對一般的場景不會有什麼問題。

這也是易鳴估算了以後,放手將魔手和火旗火鍊鋼乾的原因。

易鳴吩咐了一句:“你們注意安全,遇到碴子,乾不過的時候,該撤還得撤。”

“多謝君上關心,我們知道!”

易鳴和火旗火鍊鋼結束通話後,立即就給項得水撥了個電話過去,簡單的說了說火旗火鍊鋼的事。

項得水聽完,立即就激動了。

“好!既然是修羅殿的人搞出來的重要資料,價值一定非常高!我親自接收!”

“水叔,資料接收完成後,抓緊做彙總,回頭給我送一份詳報。”

“這個自然。”

安排好了資料接收的事後,黃虎也已經將莊園裡大傻這些人都收拾乾淨了。

黃虎臨走前請示了一次:“大佬,那我走了。”

易鳴正在思考資料的事,冇在意的揮了揮手。

黃虎似乎一點都冇有介意,小心翼翼的儘量不弄出什麼聲響,悄悄的退出了莊園,神態恭敬至極。

再等了一會兒,易鳴看了看錶,他臉上的神色有些凝重了起來。

傅鳳雛去梅河灣堵人,常理判斷,這時候應該已經回來了,但到現在卻連個人影都冇有見著。

易鳴輕聲自語:“遇到麻煩了!”

話音還在莊園裡輕悠悠的飄著,易鳴的身影纔開始慢慢的變淡了。

千葉步被易鳴使用起來,更加出神入化,一眼看就比傅鳳雛的層次高。

梅河灣正在發生著一場大戰。

傅鳳雛渾身染血,但卻戰意高昂。

站在傅鳳雛麵前的一共有四個人,三箇中年人是生臉,但另一個女人,卻是易鳴的老熟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