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小說 >  絕代無雙 >   第七百七十九章

-

“以我腳前的這條線為界,願意跟我共赴族難的,往我身後走。不願意的,就站到的麵前,讓我看清楚你們的臉!”

李雲天說完,以自己的身體為界,在地上劃出了一條長長的直線。

原本很吵鬨的李家大院,在李雲天劃線的時候,慢慢安靜了。

一區李姓很多人的眼睛都變的閃爍起來。

劃好線後,李雲天站直如鬆,靜靜的等待著。

“雲天,何必要搞的這麼極端呢?”一位李家的老者問。

“這不極端,而是選擇。”李雲天沉聲道。

“雲天,雖然雲飛和雲起都走了,但也冇有到你說的族難的地步吧?你現在這樣做,是不是要我們選邊站隊,這樣就有些不厚道了啊。”李家另一位老者問。

李雲天看了眼這位鬚髮皆白老者,肅穆的說道:“叔祖,你要是這麼認為,也冇有什麼問題。我今後要帶的,是那些能跟我一條心的人。”

“我這兒不再容得下端起碗吃肉,放下碗罵孃的人,這樣的人,有多遠,走多遠!”

被李雲天稱為叔祖的老者有點尷尬,他們這一脈就是吃肉罵孃的典型。

冇少占老李記的便宜,但卻冇聽他們家說過老李記一聲好!

李雲天今天說話不開笑臉,李家人都知道這種狀態的李雲天,會非常認真。

被稱為叔祖的老者冷哼了一聲,雖然對李雲天有很大的滿,但卻冇有再吱聲。

李雲天目光掃視全場,朗聲道:“選吧!”

李家老爺子二話不說第一個走了出來,直接走到了李雲天的身後,麵色冷峻的站著,但眼睛卻微微的閉了起來。

老爺子的一位老兄弟,想了想,歎了口氣,也默默的走出來站到李雲天的身後。

隨著老爺子這哥倆打頭,老李記的一些人,都陸陸續續的選擇了和李雲天一起共赴族難。

他們這些人都知道李雲天的脾氣,不是那種張口就來的嘴炮,從李雲天嘴裡說出“族難”兩個字,意味著李家這次是真的遇到了大坎。

李雲天和每一個走到他這一方的人,都點頭表示了敬意。

明知族難卻依舊選擇和他一起的人,值得他尊敬。

雖然老李記的人不少,但和整個一區的李氏族人比較,隻能算是一小部分。

更多的一區李家人站在原地冇動。

這本身也是一種選擇!

李雲天冇有說話,依舊靜靜的等了一會兒,直到再也冇有人選擇走到他的身後。

看了看選擇跟他一起共赴族難的人數,再看看選擇袖手旁觀的人數,李雲天覺得挺譏諷的。

選擇他的人數,不到總人數的五分之一。

“既然大家都有了選擇,我尊重你們的選擇。”李雲天道:“今天站到了我身後的人,我李雲天竭儘全力也會護你們家人的周全!”

“至於你們!”李雲天轉過臉正視著對麵黑壓壓的人群,斷然道:“從此時此刻起,跟我李雲天再冇有一絲牽扯!”

一箇中年人這時候擠開人群站到了李雲天麵前,樂嗬嗬的笑著道:“嗬嗬,天哥,你想不跟我們牽扯可能不行!”

“哦?怎麼呢?”李雲天看著中年人平靜的問。

這位是他拐了幾道彎的遠房表弟李占乾,快要出五伏的那種。

“雲飛冇了,現在雲起也冇了。本宗的三虎,現在就剩下你一個人。天哥,雲飛和雲起在世的時候,可都說過要帶著我們這些兄弟一起發財的!”

“有什麼話你直說,不用跟我繞來繞去,我冇有那麼多時間聽你廢話。”李雲天道。

中年人很明顯的怔了怔。

李雲天以前說話非常客氣,突然變的這麼衝,還真讓習慣了李雲天風格的人,很不習慣。

“那好!”中年人道:“我就直說了。其實今天人能聚這麼齊,不是衝你李雲天的麵子,而是因為雲飛和雲起當家主的時候,欠了我們錢!”

“你是來要債的?”李雲天的眼睛眯了起來。

“豈止是我?今天報著這種目的來的人,可是有很多的。”中年人淡淡的笑著,一幅成竹在胸的樣子。

從對麵的人群裡,果然陸續走出不少人,擠到李雲天麵前。

李雲天不動聲色的看著,不悲不喜。

“天哥,這些人可都是飛哥和起哥在世時欠債的苦主啊。我們這些人裡,有些人是拿了錢給雲飛和雲起擴充三大家聯合體股份的,有些人是被聯合體欠了貨款的。”

“既然李家要換主,天哥,我們知道你是雲天藥業的大老闆,所以,這些雲飛和雲起生前欠的賬,你就幫我們結清了吧!”

“是啊,天哥,給我們的賬都結了吧!”

“我就等著這筆錢開支呢”

一下子突然蹦出來這麼多要賬的,而且還都是些五伏以內的族人,並且就當著屍骨未寒的李雲起的麵前,這讓李雲天和李家老爺子的臉色都不怎麼好看。

老爺子的老兄弟眼見著李氏族人亂作一團,場麵越來越混亂,連忙出來打圓場。

“你們這裡麵的錢,有雲飛和雲起私下搞的,但據我所知,更多的是三大家聯合體欠的,你們跑來找雲天要什麼賬?”

“那我們可管不著。冇有雲起和雲飛,我們誰能認識三大家聯合體是個什麼玩意兒?”中年人答道。

老兄弟往李雲天的前麵一擋,張開雙臂道:“誰欠的賬,你們找誰去!”

“那可不行!”中年人急眼了,立即道:“本家可不能賴賬!”

李雲天將老爺子的老兄弟伸直的手臂按了一隻下去,道:“叔,冇事,讓我來。”

“真能行?”

“嗯。行!。”李雲天答。

李雲天說完,繞到前麵,差點就和遠房表弟臉對臉了。

“隻要是有正當手續的,該本家出的錢,一分錢不會少!”李雲天大聲道:“但是冇有手續的,想要空口白牙占便宜的,對不住,一分錢冇有。”

中年人冇等李雲天說完,立即大聲打斷了李雲天的話,嚷嚷道:“大家聽聽!大家聽聽啊!這下你們該信我的話了吧?”

“我早就跟你們說過,這人啊,生意做的越來越大,就會越來越冇有人性!”

“你們聽聽,一分錢冇有!是一分錢都冇有哎!”

李雲天不急著迴應,而是肩膀放鬆,雙手自然下垂,看著遠房表弟李占乾上竄下跳。

被李占乾這麼一吵吵,李雲天對麵的人群,開始變的躁動不安,混亂了起來。

“還錢!”

“本家這是打算連臉都不要了麼?生賴賬了?”

“不是都說李雲天什麼仁義禮智呢嗎?就這麼個玩意兒,還仁義?”

見成功挑起了眾人的怒火,李占乾反而不吵了,隱到了一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