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小說 >  絕代無雙 >   第七百八十五章

-

第七百八十五章

李家內部暫時清理乾淨了。

李家老爺子看著眼前的景象,一時竟然百感交集,心裡像打倒了五味瓶,啥滋味都有。

李雲天知道老爺子的心情不好,走過去將老爺子扶住。

“爸,如果不是萬不得已,我也不會做的這麼絕情。但是現在的情勢和以前有很大的區彆,如果內部再不穩,將來李家真的就會散了。”李雲天小聲的解釋道。

老爺子有點虛弱的點了點頭。

剛纔李雲天辦事,他無論心頭怎麼難受,都得控製住自己的情緒。

李家這麼大的一個家族,在一區也算得上鼎盛了,百年的悶頭髮展,雖然抵不上龍域大都或者各區的豪族,但好歹在龍域一區夠的上有頭有臉了。

他懂李雲天做的事,是為了李家的將來好。

可是連曾經最信任的老兄弟,都在這場風波裡離開了,不感慨是不可能的。

“雲天,不必管我!我年紀大了,有些事放不下看不開,這是人之常情。還是那句話,如果你能帶著李家起飛,彆說我的情緒,就算舍了我這一身老骨頭,我也願意助你一臂之力!”李雲天迎著李家老爺子真摯的目光,心裡莫名一酸。

“爸,你放心。既然我對家族動了刀,我就一定會帶著這些願意跟著我的李姓人起飛!帶著家族,起飛!”

“嗯。我信你。雲天,其實我一直都信你的!”老爺子道。

李雲天沉默地的點了點頭,轉而對老爺子的老兄弟道:“叔,我爸就拜托你了。”

“好。”老爺子的老兄弟重重點頭:“你忙你的!”

李雲天感激的看了眼這位老叔,轉身掏出了手機,撥通了蘭斯的電話。

前麵給李雲天提供李家人和三大家聯合體,以及沐氏藥業集團的交易流水賬的,正是蘭斯吩咐人做的。

冇有蘭斯的關鍵證據,李雲天今天的清理根本就不可能進行的下去。

“蘭斯,既然是自己人,今天的事我就不說謝了。”

“不用。叔。”蘭斯的語氣裡帶著笑意。

“李家和三大家聯合體我基本都拿下了。你那邊進行的如何?”李雲天問。

海盜旗投資銀行的體量,如果產生動盪,可就不僅僅是羅蘭家族一家的事,整個龍域會有很多人受到牽連。

好在蘭斯的動作足夠快,在海盜旗投資銀行裡留下的觸角足夠多足夠深,才能在最短的時間取得這麼大的戰果。

海盜旗投資銀行在龍域雖然穩住了,但還有一道大坎要過:羅蘭家族的家族峰會。

蘭斯這次乾的事,犯了規,越了界!

李雲天問的,指的是羅蘭家族那邊的反應。

蘭斯卻似乎一點兒也不擔心,笑道:“叔,我既然敢這麼做,當然有辦法應對來自家族的壓力。”

“那就好。”李雲天放了心。

蘭斯接著說道:“叔,既然你那兒的事情已經處理的差不多了,下一步你們的重心,就放到雙聖堂。”

“雙聖堂?”李雲天反問了一聲。

他其實更適應李家祖宅的那種氛圍,畢竟在那兒住了很多年。

“這是易君說的。”蘭斯道。

“易鳴?”李雲天怔了怔。

蘭斯笑道:“嗯。他說叔如果處理完一區李家的事,和我聯絡時,就告訴您這個安排。叔,我就負責轉達易君的話。易君為什麼會這麼安排,我也不知道,叔,您可彆問我。”

李雲天正要問出口的話被生生堵住了,隻能無奈的說道:“好吧。”

兩人結束通話後,李雲天收起了手機。

“叔?”傅鳳雛一臉疑問的看著李雲天,因為這時候的李雲天臉上,掛著一些莫名其妙的笑容,看的傅鳳雛一頭霧水。

“虎父無犬子!”李雲天道:“易鳴給我的感覺,越來越有大哥當年的風采了。”

“嗯?”傅鳳雛依舊一臉懵圈。

李雲天感慨道:“我大哥易勇,也就是易鳴的父親,當初領著我們這些兄弟們闖蕩江湖的時候,也是這麼走一步棋,都已經算好了接下來的三步。”

傅鳳雛欲言又止。

李雲天懂傅鳳雛的想法。

易勇既然是這麼厲害的人物,怎麼最後卻弄成個家破人亡的結果?

也就傅鳳雛這種人,纔敢這麼想。

李雲天深深一歎道:“在大勢麵前,再厲害的個人,都很渺小。”

傅鳳雛揚了揚拳頭,道:“叔。我不懂什麼大勢,這些東西是你和易鳴應該考慮的。我隻知道,誰要是讓我不開心了,我就揍他!”

傅鳳雛突然想起了什麼似的,猛然道:“叔,既然這兒的事情結束了,我是不是可以走了?”

“去哪?”

“三區啊!易鳴匆匆忙忙的走了,就是去的三區。”傅鳳雛道:“我怕他挨彆人揍。”

其實這並不是傅鳳雛最真實的想法,哪兒有事哪兒的積分好賺!易鳴既然那麼急著趕去三區,必然在三區有大事發生,如果不過去,對傅鳳雛來說,就像是看著一堆鮮肥的積分,從眼前飛走了。

“三區!”李雲天若有深意抬起頭,看向三區的方向,沉聲道:“鳳丫頭,易鳴臨走的時候是怎麼交待的?”

“啊?”傅鳳雛抓了抓頭,有點不好意思起來。

易鳴臨走的時候吩咐她隨時聽命於李雲天,她一想到鮮肥的積分,差點就將這麼重要的事給忘了。

李雲天秒懂:“既然易鳴讓你留在一區,你就跟我去雙聖堂。雙聖堂可是了不得的地方,確實需要你來鎮守。”

不說雙聖堂出過傳說中的雙聖華千葉和顏師問,僅就雙聖堂本身,就是一處無價的地方。

雙聖堂的靈氣充盈,也隻有在雙聖堂這樣的地方,纔會誕生香土園這麼珍貴的藥園子。

以前龍域各個豪族,都隻將目光放在香土園,現在他們的目光,已經完全被雙聖堂吸引。

與雙聖堂相比,千億的香土園不過是小巫見大巫,不值一提。

財帛動人心,想來雙聖堂朝聖的人很多,但對雙聖堂起歹心的人,同樣也很多。

“好!”傅鳳雛想也不想的答應道,因為她想起來,易鳴臨走的時候說過“積分照算”的話。

隻要有積分好賺,在哪都一樣。

李雲天回頭向老李記的人吩咐了一番後,就帶著傅鳳雛向雙聖堂急急的趕了過去。

“叔,我開車!”傅鳳雛習慣性的在懷裡摸了下。

陡然,她的臉白了。

“怎麼了?”李雲天問。

“鑰匙呢?”傅鳳雛快哭了:“藍火的鑰匙我冇有給任何人的啊,怎麼突然不見了?”

李雲天見傅鳳雛真很著急的樣子,正想要問具體情況,陡然他想到了什麼,到嘴邊的話又吞了回去。

以傅鳳雛的武道實力,怎麼可能有人不聲不響的將小破車的鑰匙拿走?

除了易鳴,不會有第二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