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小說 >  絕代無雙 >   第七百九十章

-

鄭小雙很不屑的看了一眼易鳴,朝戰陣頂端的漢子道:“等等!”

礙於命令,漢子不得不放下高舉著的單拳,停止進攻。

但他的神情凝重到了極點,提醒了一聲:“鄭少!”

“冇事。”鄭小雙很不以為然。

他將一隻手揣進了褲兜裡,另一隻手的手指朝著腳尖前的地麵一指道:“易鳴,我知道你。一區這些冇有見過世麵的鄉巴佬都拿你當神一樣的供著。今天,本少就是要打破這些鄉巴佬的幻想。”

“在一區這麼落後的地方,所謂的神,到了本少的麵前,也隻有一條路能走!”

易鳴嘴角掛起了一絲殘忍的冷笑。

這絲冷笑被持刀的漢子看到,渾身的汗毛再一次炸開,而且冷汗控製不住的從毛孔裡向外冒。

漢子不由自主的又悄然的想要將拳頭舉起,動作到了一半才霍地驚醒失態了。

“今天遇到了真正的硬茬子了!”漢子心頭冒出了這個念頭,肌肉崩緊。

他的見識和眼界比鄭小雙要高出了很多倍。

他現在能做的,就是儘一切可能保證鄭小雙不受到傷害。

鄭小雙不是武道中人,一點都冇有看出這時候易鳴的危險,反而將頭高高的昂了起來道:“易鳴,今天,除非你跪到我的麵前,否則你就隻有死路一條!”

“嗬!龍域什麼時候連最基本的法治都冇有了?就因為你是某個大人物的兒子,就敢這麼囂張狂妄?就敢公器私用?就敢草菅人命?就敢一手遮天?”

易鳴四問,句句含怒!

“哈哈哈,不服嗎?不服也冇有辦法,誰叫本少的命好,會投胎!你有本事,也拿出一個有權有勢的老爸來啊?”

“哦,老子差點忘記了。你好像連你爸長什麼樣都不知道的,對吧?而且,還是個被易家攆出去的野孩子?就憑你這身世背景,你拿什麼跟老子鬥?”

大笑著的鄭小雙猛的收斂起笑容,目光一冷,再指了一次腳前的地麵,喝道:“跪下!跪到老子麵前!”

“嗬!”易鳴冷冷瞥了一眼鄭小雙,然後就直接無視了他,轉向了鄭小雙帶來的小兩百人的戰陣。

這種規模的戰陣,就算是在真正的戰場上,都夠打一場小規格的戰鬥了。

“原本是想著在龍域不要再造殺孽,這會影響到我的性情,也會影響到我的修行。但你們還真是找死啊!”易鳴冷冷的說道:“今天你們能有一個活人離開香土園的院門前,我當場自決!”

一直都警惕著易鳴一舉一動的漢子,身上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被汗水濕透了。

當易鳴近乎發誓的說要團滅戰陣時,漢子的單拳不再遲疑的立即舉起,又猛的向下一切。

進攻!

漢子已經等不及鄭小雙下命令,他現在隻有一個心思,要將眼前這個給了他巨大威脅的易鳴宰了!

漢子弓著身體像一隻靈巧的狸貓,帶領著整個戰陣向易鳴發起了衝鋒。

易鳴雙手側揚起到左肩前,雙掌拍了一下,發出了一聲脆響。

“乾活了!”易鳴淡淡的說了聲。

漢子帶領的戰陣離易鳴最初的距離隻有不到六米的樣子,易鳴從擊掌為號到說完話的功夫,戰陣已經衝過了一半的距離,離易鳴隻有三米左右。

漢子的長刀刀尖向前伸展著,刀尖距離易鳴的身體,隻差一個呼吸的時間。

“給我死!”漢子獰聲道。

易鳴嘲諷的看著漢子,以及在漢子帶領下正向他衝鋒著的整個戰陣。

漢子的刀尖在觸到了易鳴的衣服纖維時,突然頓住。

臉上已透出獰笑的漢子,表情猛的僵住了。

整個正在衝鋒著的戰陣,像是被按下了停止鍵,突然就停在了原地。

這一幕來的太突然,又太詭異。

鄭小雙還惱火漢子冇有聽他的命令,擅自決定進攻。

當他見到這詭異的一幕時,呆住了。

雖然他不會武,也不會弄戰陣,但一些基本的東西,他還是懂的。

這麼急衝鋒的戰陣,就算戰陣自己想要停住,都必須得往前衝一段路才能停的下來,哪有正在高速衝鋒的途中,戛然而止的?

和鄭小雙的詫異比起來,領隊的漢子現在滿心的都隻有驚恐。

他和戰陣,都是被一股不知道從什麼地方突然冒出來的力量,硬生生壓製住,動彈不得。

能一瞬間壓製住整個戰陣的衝鋒,這種巨大的力量,漢子這輩子彆說見,聽都冇有聽過。

當然,喝完酒吹牛逼的不能算。

所以,除了驚恐,漢子還有些茫然,他和戰陣的兄弟們,都不明白到底發生了什麼。

漢子在巨大的壓製力中,艱難的抬起頭看向易鳴。

易鳴臉上的嘲諷更濃,道:“你們都死有餘辜!”

漢子的心頓時一陣發虛,像被什麼掏空了似的,手裡握著的長刀差點拿不穩。

這時候,退到了遠處的圍觀人群,突然爆出了一浪高過一浪的驚呼。

人群裡更有一些人,突然間眼含熱淚,直接原地跪倒,雙手掌平攤在地麵上,額頭磕在了雙手掌中間。

這是龍域的跪拜大禮!

而且是隻有懂得禮法的人,纔會做出的標準跪拜禮動作。

鄭小雙見到這樣的情形,有些不明白究竟發生了什麼,順著圍觀人群熱烈的視線向後麵的香土園看去。

一片巨大的黑影遮住了鄭小雙的視線,嚇了他一大跳。

他的視線像翻越一座高牆,向高處攀登。

“呃”鄭小雙失神的失聲道。

院牆後麵的香土園裡,冉冉升起了兩個相向而立的巨大身影。

雙聖法相!

人前顯聖的雙聖法相,似乎比上一次顯聖時更加稀薄了一點,但卻也比上次的法相更清晰了些。

“雙雙聖”鄭小雙差點就一屁股坐到了地上。

雙聖堂因為醫聖華千葉和畫聖顏師問在這兒立地成聖,而成為了多少年來龍域人的聖地。

這麼多人湧向香土園,絕大多數人是帶著一顆朝聖的心而來。

“消失多年的醫聖和畫聖顯聖,我龍域振興有望了啊!”有人跪在地上,雙臂向天空張開,哭喊著。

“雙聖”率領戰陣的漢子,終於知道為什麼他們整個戰陣被壓的不能動了。

與此同時,他和戰陣其他人一樣,心一瞬間都沉到了穀底。

他和這近兩百兄弟,想要生打進香土園時,在雙聖的眼皮子底下,殺了不少人。

雙聖法相的臉都朝戰陣這邊轉了過來。

“我審定!爾等皆有大罪,且都罪在不恕!死有餘辜!”宏大的聲音在香土園的上空盤旋不息的迴盪著:“當斬!”

隨著這道類似審判的聲音響起,組成戰陣的成員腦袋,突然像成熟的西瓜,從藤蔓上滾落了一樣,一片一片滾的到處都是。

場麵一片混亂。

誰也冇有注意到,宏大聲音響起時,易鳴的嘴巴當時是微微張開著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