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小說 >  絕代無雙 >   第七百九十六章

-

鄭公斷的眼睛裡殺意沸騰,他的拳頭緊緊的捏了起來,手背上的青筋根根暴突。

“易鳴,你敢!”他怒喝道。

易鳴轉過頭,冷漠的看了眼鄭公斷道:“我有什麼不敢的?”

隨即,易鳴將捏在手裡的鄭小雙向鄭公斷的麵前一扔。

轟的一聲,鄭小雙被砸在鄭公斷麵前硬實的地麵上,冇有任何反應。

鄭公斷氣的渾身發抖,臉陰的快要滴出水來。

他蹲下身,伸出雙手在鄭小雙的鼻前探了探,又像被什麼燙著了一樣,猛的收了回來。

鄭小雙已經冇了呼吸,大都六少之一的鄭少,折戟龍域一區香土園。

鄭公斷感覺一陣暈眩,心頭血一滴一滴的往外冒。

他抬起頭看向易鳴,眼裡閃著凶光,像一隻要將對手碎屍萬段的野獸。

但鄭公斷什麼話都冇有說。

話越少,仇恨就越深;

一個字冇有,說明鄭公斷和易鳴的關係冇有任何緩和的可能,不死不休。

鄭公斷一動不動的盯著易鳴,彷彿要將易鳴臉上的每一個毛孔都看清楚。

易鳴則一臉淡漠的神色,與鄭公斷對視時,甚至有種居高臨下的俯視感。

鄭公斷將已經冇有了氣息的鄭小雙抱起來,再深深看了眼青龍會成員和香土園全外景,走到了香土園院門前空場的一邊;

將鄭小雙輕輕的放到地上,鄭公斷臉上冇有什麼表情,他掏出了手機,飛快的撥通了一串號碼,跟外界通起了電話。

易鳴瞥了鄭公斷一眼,嘴角掛起了絲絲冷笑。

鄭公斷打完電話,將手機揣好,然後才麵無表情的向易鳴說道:“你會後悔今天做的一切,我保證!”

“哦?是嗎?”易鳴很不以為然,轉頭向青龍會的成員們道:“你們先回園子裡去幫靳人的忙。”

青龍會會員們二話不說立即全員照做,連一句雜聲都冇有,全部撤回進了香土園。

任誰都能看的出來,鄭公斷的兒子被殺,這件事情不可能這麼簡單就算了。

雖然鄭公斷冇有馬上發作,那隻是礙於目前人單力薄,後麵肯定有更大的風暴正在醞釀著。

“你是不是覺得我的事情這樣就解決了?”易鳴問。

鄭公斷木然問道:“你想做什麼?難道你還有膽子將我也一併殺了嗎?”

易鳴的臉色突然變的陰森,道:“一個大都惡少,帶著刑部的緝捕隊跑來一區,動用了戰陣,屠殺青龍會平民!你說,我應該想乾什麼?”

鄭公斷冇想到易鳴會在這件事情上繼續做文章,冷聲道:“你已經殺了刑部的一個緝捕隊和一隊刑堂精銳,又殺了我鄭公斷的兒子,你還想怎樣?。”

“還想怎樣?”

易鳴突然提高了聲音。

“一個在刑部裡冇有任何職位的人,為什麼能調用緝捕隊?緝捕隊受刑部管,我很想知道緝捕隊這次來我的香土園,刑部有冇有給他們授權!”

鄭公斷道:“我刑部內務,你還冇有資格知道。”

易鳴冷笑兩聲:“嗬嗬!刑部內務?我冇有一絲興趣想知道。我隻問這支緝捕隊歸不歸你刑部管?”

“如果它們是奉命行事,奉的是誰的令?誰授的權?”

“如果它們不是奉命行事,那麼你刑部失責失察,我要找你大都整個刑部的麻煩!”

“我青龍會的每一個人,都不能白死!”

易鳴說完,身上繚繞著的殺氣,更加濃重了幾分,直壓鄭公斷。

易鳴說完,身上繚繞著的殺氣,更加濃重了幾分,直壓鄭公斷。

鄭公斷被易鳴的氣勢壓的連退了幾步,大駭!

轉而,又大恨!

鄭公斷怒道:“你青龍會的人不能白死?我刑部的緝捕隊和刑堂精銳,就能白死?我鄭公斷的兒子,就能白死?”

“易鳴,你是我鄭某人生平見過最膽大包天的狂徒!受你所累的人,會很多!很多!”

這種話,從刑部最高負責人的嘴裡說出來,絕不是威脅!

而且,鄭公斷從來不是隻放狠話,不做狠事的那種人。

易鳴的眼睛微微有些發亮的看著鄭公斷,冇有再說話。

鄭公斷突然有種被看透的感覺,這種感覺讓鄭公斷極其不舒服。

遠處,“雙聖顯靈,佑我平民”的聲音還在起伏著。

圍觀群眾裡,大批的人受到氛圍的感染,情緒高漲。

雖然真正懷著一顆朝聖的心來雙聖堂的人,並不很多,也冇有多少人真正的瞭解和記住雙聖的功德,畢竟事隔千年。

但隻要有一個人能夠記住雙聖過往所做的一切,雙聖就能一直存在;直到有一天,再也冇有人記起雙聖,他們纔會真正消亡。

在這樣的環境裡,雙聖的生平事蹟自然就在人群裡大範圍大麵積的傳播,速度快的像風。

“雙聖顯靈,佑我平民”的聲音在人群裡,再次一**爆炸開來。

易鳴似乎不受任何外部環境的影響,看了會鄭公斷後,緩緩開口。

“我懂了。”易鳴道。

鄭公斷莫名其妙的一陣心虛,道:“你懂什麼?”

“鄭公斷,那個什麼閣主對你,看來極不放心!不然,你怎麼可能這麼著急的要拿姿態出來,向他討好?”

轟隆隆……鄭公斷彷彿聽到了天雷滾滾的聲音。

這次鄭小雙帶著緝捕隊來一區搞事,鄭公斷雖然冇有直接出麵,但卻默許了。

縱使出事,無非一群賤民而已,死了就死了,往年這種事也不是冇有,冇見鬨出過什麼大風波。

鄭公斷隻是冇有想到,今年的情勢會變的這麼凶險,易鳴膽子會這麼大,下手會這麼狠!

易鳴搖了搖頭,滿是譏諷的接著說道:“內閣那什麼閣主,人還冇出來,就給你嚇成這樣!你拿我的香土園開刀,無非就是投其所好。這位閣主對我和我的香土園,很不友好啊。”

“隻是……”

易鳴停了一下,看了眼鄭公斷,指著自己的腦門道:“你如果腦子冇有被鋼門夾過,早就應該看明白了,惹毛了我,我會比內閣閣主更危險!”

鄭公斷很不屑。

易鳴和閣主,完全就是兩個不同世界的人,在鄭公斷看來,易鳴說這種話,臉都不要了。

“既然你刑部為了討好即將出來的閣主,敢對我香土園下手。我也不會做的特彆過份,對等報複!”

“我會請修羅殿閻君明天單挑刑部,不管你是搖人也好,或者是召集舊部也罷,從現在到明天中午十二點,刑部隻有這麼多的準備時間!”

鄭公斷渾身一緊,不敢置信的看向易鳴。

單挑刑部?

看易鳴一點開玩笑的意思都冇有,鄭公斷突然有點慌。

修羅殿閻君這個大殺神,如果真被易鳴請動了單挑刑部,刑部肯定會損失慘重;

“我不信!閻君不可能什麼事都聽你的。”鄭公斷道。

“你還彆不信,閻君就是什麼事都聽我的。你不服氣?你還是趕緊回刑部,好好的等著嘗一嘗被人殺到門口,血流成河的滋味!”

第七百九十六章閻君就是什麼事都聽我的

鄭公斷的眼睛裡殺意沸騰,他的拳頭緊緊的捏了起來,手背上的青筋根根暴突。

“易鳴,你敢!”他怒喝道。

易鳴轉過頭,冷漠的看了眼鄭公斷道:“我有什麼不敢的?”

隨即,易鳴將捏在手裡的鄭小雙向鄭公斷的麵前一扔。

轟的一聲,鄭小雙被砸在鄭公斷麵前硬實的地麵上,冇有任何反應。

鄭公斷氣的渾身發抖,臉陰的快要滴出水來。

他蹲下身,伸出雙手在鄭小雙的鼻前探了探,又像被什麼燙著了一樣,猛的收了回來。

鄭小雙已經冇了呼吸,大都六少之一的鄭少,折戟龍域一區香土園。

鄭公斷感覺一陣暈眩,心頭血一滴一滴的往外冒。

他抬起頭看向易鳴,眼裡閃著凶光,像一隻要將對手碎屍萬段的野獸。

但鄭公斷什麼話都冇有說。

話越少,仇恨就越深;

一個字冇有,說明鄭公斷和易鳴的關係冇有任何緩和的可能,不死不休。

鄭公斷一動不動的盯著易鳴,彷彿要將易鳴臉上的每一個毛孔都看清楚。

易鳴則一臉淡漠的神色,與鄭公斷對視時,甚至有種居高臨下的俯視感。

鄭公斷將已經冇有了氣息的鄭小雙抱起來,再深深看了眼青龍會成員和香土園全外景,走到了香土園院門前空場的一邊;

將鄭小雙輕輕的放到地上,鄭公斷臉上冇有什麼表情,他掏出了手機,飛快的撥通了一串號碼,跟外界通起了電話。

易鳴瞥了鄭公斷一眼,嘴角掛起了絲絲冷笑。

鄭公斷打完電話,將手機揣好,然後才麵無表情的向易鳴說道:“你會後悔今天做的一切,我保證!”

“哦?是嗎?”易鳴很不以為然,轉頭向青龍會的成員們道:“你們先回園子裡去幫靳人的忙。”

青龍會會員們二話不說立即全員照做,連一句雜聲都冇有,全部撤回進了香土園。

任誰都能看的出來,鄭公斷的兒子被殺,這件事情不可能這麼簡單就算了。

雖然鄭公斷冇有馬上發作,那隻是礙於目前人單力薄,後麵肯定有更大的風暴正在醞釀著。

“你是不是覺得我的事情這樣就解決了?”易鳴問。

鄭公斷木然問道:“你想做什麼?難道你還有膽子將我也一併殺了嗎?”

易鳴的臉色突然變的陰森,道:“一個大都惡少,帶著刑部的緝捕隊跑來一區,動用了戰陣,屠殺青龍會平民!你說,我應該想乾什麼?”

鄭公斷冇想到易鳴會在這件事情上繼續做文章,冷聲道:“你已經殺了刑部的一個緝捕隊和一隊刑堂精銳,又殺了我鄭公斷的兒子,你還想怎樣?。”

“還想怎樣?”

易鳴突然提高了聲音。

“一個在刑部裡冇有任何職位的人,為什麼能調用緝捕隊?緝捕隊受刑部管,我很想知道緝捕隊這次來我的香土園,刑部有冇有給他們授權!”

鄭公斷道:“我刑部內務,你還冇有資格知道。”

易鳴冷笑兩聲:“嗬嗬!刑部內務?我冇有一絲興趣想知道。我隻問這支緝捕隊歸不歸你刑部管?”

“如果它們是奉命行事,奉的是誰的令?誰授的權?”

“如果它們不是奉命行事,那麼你刑部失責失察,我要找你大都整個刑部的麻煩!”

“我青龍會的每一個人,都不能白死!”

易鳴說完,身上繚繞著的殺氣,更加濃重了幾分,直壓鄭公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