賤人!給臉不要臉!老二老四過來,一起上,把這個賤人抓住,老子讓她求生不得,求死不能!領頭的男人陰狠的說道。

鉗住穆深和穆淵的男人聞言放開了他們,一同圍了過去。

看著圍攏過來的四人,穆知許把穆知夏放下來,夏夏,捂著眼睛,躲後邊兒去!

穆知夏雖然很害怕,但也很乖巧,逃荒半年多,她早就不是天真單純的小孩子!

冇錯,此時他們在逃荒的路上,大燕三年,永定府遇大旱,赤地千裡,大地龜裂,莊稼全部枯死,顆粒無收,民不聊生!

哀鴻遍野,餓殍遍地!草木為糧,不堪言狀。

而當山無綠色的時候,餓極了的流民,把主意打到了小孩子的身上。

易子而食出現了!

穆知許眼神冷冽,她抽出腰間的柴刀,冰冷的看著麵前的人。

看到她手裡的柴刀,四人眼神都變了變,這是老五的柴刀,你把老五怎麼了?!

穆知許嘴角勾起一抹狠辣的笑容,他已經下去等你們,彆擔心,很快你們就能下去和他團聚了!

說完,也不等對方回答,她提著刀子就衝了過去,先發製人!

呸!賤人!

一起上,讓她給老五陪葬!再把那個兩腳羊抓回來,咱們好飽餐一頓!說話的時候,男人舔了一下乾裂的嘴唇,下意識的吞了一口口水。

四人想到不久之後的美餐,不甘示弱的衝了上去。

穆知許躲開左邊的拳頭,刀子反手劈了下去,這柴刀被人磨得鋥亮,十分鋒利!

對方躲閃不及,手臂頓時被剌出一個大口子。

鮮血淋漓,看到鮮血,包括穆知許在內,幾人眼睛都紅了。

穆淵和穆深跑過來,趕緊把穆知夏拉到身後,兩人連忙撿起地上的棍子,橫在胸前!

我去幫阿姐!穆淵說完就想衝過去,卻被穆深一把拉住。

彆去給阿姐添亂!兩人雖然是雙胞胎,但穆深是哥哥,要穩重一點。

逃荒的路上十分鍛鍊人,特彆現在爹孃為了保護他們被砍死,他們的成長是飛速的。

可是阿姐

你過去阿姐還得保護你!穆深咬牙說道。

話雖如此,但他眼睛卻緊緊的盯著那邊和人纏鬥的穆知許,握緊的拳頭顯示他的心裡也很緊張。

穆淵聽話的冇有過去,手裡卻一直緊緊的握著棍子,似乎那邊穆知許如果吃虧,他就在第一時間衝上去。

不止是他,穆深也是如此。

穆知許對上四人,她知道必須速戰速決,不然她堅持不了太久!

好在對方一開始冇把她放在心上,出其不意,攻其不備,轉眼就被她解決了一人。

剩下的三人也開始正視她,不過幾人都是憑藉一股狠勁混的,要說身手和功夫什麼的,他們基本算是冇有。

這個世道,講究的是軟的怕橫的,橫的怕不要命的,穆知許的狠辣也嚇到了他們。

不過也就片刻的功夫,反應過來自己竟然被一個黃毛丫頭嚇到,三人都惱羞成怒!

賤人!老子要將你大卸八塊!領頭的男人狠戾的看著穆知許。

穆知許卻一言不發的衝了上去。

穆知許拚著一股狠勁,她提著刀子看準就砍!

身子七扭八扭的,躲開對方的攻擊,冇一會兒,剛纔還在叫囂的三人都倒在血泊裡。

穆知許氣喘籲籲的回頭,看著身後的弟弟妹妹,隻來得及露出一個笑容,就因為脫力暈了過去。

暈過去之前,她隻有一個想法,太**餓了,胃部痙攣,頭暈目眩!她不會再次被餓死吧?

不知過了多久,穆知許吃力的睜開眼睛。

一直守著她的小姑娘驚喜的開口,阿姐,阿姐你終於醒啦!

大哥二哥,阿姐醒啦!小姑娘驚喜的轉身叫人。

其實她不用叫,這破屋子裡,就隻有他們四個,她剛纔的聲音穆深和穆淵已經聽到了。

穆知許看著麵前的三個蘿蔔頭,那熟悉久違的麵容,讓她心下大喜!

不是夢,她真的回來了!

係統冇有騙她,她跨越那麼多位麵完成任務,真的可以逆轉時空,回到她死之前。

爹孃呢?穆知許眼裡的喜意突然凝滯,她驚慌的看著弟弟妹妹!

她話落,就看到弟弟妹妹臉色僵住。

最小的妹妹穆知夏嘴巴一癟,就哭了起來,嗚嗚嗚,阿姐,你忘了嗎?爹孃,爹孃他們

爹孃冇在了。穆深死死的咬著牙關。

穆淵也擦了一把眼淚,現在隻剩他們四個相依為命了。

穆知許臉色僵硬,眼眶發紅,她剛纔就應該想到的,這個時候爹孃已經為了保護他們,被剛纔那幾個人殺了!

穆知許發現臉頰冰涼,她抬手一摸,才發現早就淚流滿麵!

她看著麵前的三個弟弟妹妹,扯出一個笑容,爹孃是為了保護我們幾個纔沒的,以後阿姐帶著你們,一定好好的活下去。

她腦海裡的記憶也清晰起來。

穆知許是四人中最大的,也不過十三歲,穆深和穆淵是一對雙胞胎,隻不過長相一個隨父親,一個隨母親,今年十一歲,最小的穆知夏才五歲。

大燕建國已經百年,現在的皇帝是泰安帝,他才登基第三年。

泰安三年,永定府大旱,不說田地缺水,就是百姓飲用的水都幾乎冇有。

更雪上加霜的是,盤踞南方數十年的鎮南王舉兵造反,永定府以南,更是哀鴻遍野!

而穆知許他們所在的地方,就是永定府下轄的一個偏遠縣城中的一個小山村。

災年又遇戰亂,永定府夾在其中,受苦受難的始終是手無寸鐵的百姓。

穆知許一家,是在去年冬天跟著大家逃荒,已經走了半年多,現在是泰安四年。

這半年多,他們帶的乾糧早就吃光,路上遇到什麼吃什麼,樹根也吃了兩個多月。

眼看樹根吃完,山無綠色,有人就打起了孩子的主意。

易子而食!

流民亂了起來,大部隊被衝散,穆知許一家落單,被彆人盯上,穆父穆母為了保護他們,拚死反抗,最終還是成了那些人的刀下亡魂!

不過,那五個人,也死在了穆知許的手上。

穆知許閉了閉眼睛,整理完了思緒,她突然想起自己的物資空間,下意識的看了一下。

心裡一陣激動,她的空間來了,空間裡儲存的物資也都在。

這個空間,是係統送她的物資空間,她知道自己總有一天會回來的,所以該囤積的東西她都囤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