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五分鐘後,警察局裡。

傅卿錄完筆錄,整個人毫無光彩的坐在椅子上,她等了兩個小時,卻冇有等到秦墨,出現的是秦墨的代理律師。

律師放下公文包,坐在了她的對麵,遞給了傅卿幾份檔案,傅小姐,秦總說隻要傅卿小姐願意,立刻簽署這份離婚協議,秦總會把北湖山的那套公寓送給您。

他的態度雖然溫和,但也帶著專業性的冷漠。

檔案上的離婚協議書幾個大字,刺痛了傅卿的雙目。

她倏然笑了,他還真是急不可耐啊。

見她遲遲冇有動筆,律師又從檔案包裡抽出了幾份檔案,遞給了傅卿,這是秦總和傅卿小姐個人財產的明細資料。二人並冇有共同的財產。北湖山的公寓完全是出於秦總的個人情誼送給你的。

另外,這是秦總一年前做的股權分割,傅氏集團的債務情況完全屬於傅卿小姐的並不屬於夫妻雙方。秦氏並冇有連帶責任。

拿到一係列的資料,股份,房產,信用卡等等清楚明白地明列著。

傅卿的心忽然涼透了,她終於明白過來,這一切都是秦墨的預謀,精心策劃。

他算的那麼好,算的那麼深。

每一步他都可以無遺漏地計劃好。

的確,他的頭腦聰明,不然兩年前父親也不會看上他的能力,讓他做自己的丈夫。

年紀輕輕就創建了秦氏財閥,成為北川的龍頭產業。

父親為傅卿選中的天之驕子,他年輕帥氣,還有膽識和驚人的商業頭腦,從破產的家冇幾年就創立了自己的商業帝國。

又可以在傅氏破產之後抽身而出,獨善其身。

父親是否能想到今天?

秦墨的城府讓傅卿害怕,也讓傅卿心涼。

甚至離婚都不用親自出麵就給傅卿判了死刑,讓傅卿無力掙紮。

傅卿握著拳頭逼自己冷靜下來,把資料放在桌子上,秦墨人呢?

秦總近期忙著陪未婚妻試婚紗,他交代一切的離婚事務由我全權代理,傅卿小姐有任何的問題都可以和我說。

我隻要見秦墨一麵,我可以連公寓都不要,我隻要見他一麵。傅卿抬起頭眼,看著對麵說話滴水不漏的年輕律師。

律師依舊一板一眼的重複道,對不起傅卿小姐,秦總是不會見你的。

嗬嗬。

傅卿冷笑,彷彿一切都在她的意料之中,她合上檔案,深掐掌心,那麼我就永遠都不會簽這份離婚協議。隻要他敢跟溫阮兒結婚,那麼我就會以重婚罪起訴他。

傅卿小姐!

律師想進一步勸傅卿,但看著傅卿眼底的悲傷和堅毅又讓他說不出口。

秦墨怎麼都不會和溫阮兒不清不楚地結婚吧?傅卿冷冷地抬眼,所以,他現在到底在哪裡?

律師衡量之後,這才如實相告,秦總今晚七點在明溪會所和鳳印地產的老總見麵。傅小姐,等秦總的商談結束,我再為你安排

不用。傅卿冷冷地打斷,有些事隻有我們兩個才能夠解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