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龍禹抱著女兒龍點點去陳家找陳光雄時,龍點點突然一口鮮血噴出,呼吸變的微弱。

剛纔她被陳薇踢了一腳,挺嚴重,但她不想讓龍禹擔心,就一直硬撐著,現在她有些撐不住了。

“點點......”龍禹大聲喊著女兒名字,心裡十分擔憂。

“爸爸......媽媽踢的那一腳......好痛......我可能快要死了......爸爸......我好怕......我不想離開你......”

龍點點眼睛裡含著淚花,無比可憐。

“點點彆怕,點點不會死,爸爸也不會讓你死,我現在就送你去醫院!”

龍禹看著陳家方向,目眥欲裂,恨的咬牙:“陳光雄,你給我等著,等我送女兒去了醫院,我會馬上去陳家收拾你這條老狗!”

......

醫院。

在醫生的治療下,龍點點傷勢逐漸穩住。

其實,作為龍的傳人,作為龍之子,龍禹本身就傳承了古醫術。

隻是,他剛剛從六年癡傻狀態甦醒,還不能催動體內真氣,暫時不能親力親為給女兒治療。

一旦他可以催動體內真氣,他傳承的古醫術足以讓他在雲海市聲名鵲起,給女兒療傷就更不在話下了。

“爸爸,我的媽媽不是陳薇,她是誰......我想找我的親媽媽......”

龍禹撫摸著女兒的頭,充滿疼惜:“我也不知道她是誰,但你放心,爸爸一定會找到她。”

緊接著龍禹透過窗子看向陳家方向:“既然你的傷現在穩住了,我這就去陳家教訓陳光雄,等我從他嘴裡問出你親媽媽是誰,我就立刻回來帶你去找她。”

龍點點激動的趕緊點頭:“好,好,我等爸爸。”

片刻後。

龍禹坐電梯下了樓,剛到樓下,發現忘了戴口罩,現在疫防期間,出入醫院必須戴口罩。

他準備回病房拿,剛轉身,便看到女兒拿著一個口罩,正從電梯走出來。

龍禹心想,肯定是女兒發現他忘了戴口罩,親自給他送來了。

他趕緊迎了上去:“寶貝兒,你身上有傷,儘量少走動。”

說完,龍禹俯下身子吻了一下女兒的臉頰,伸手去她手裡拿口罩。

然而,小女孩卻是緊緊的抓著口罩,冇有鬆手的意思。

龍禹皺了一下眉頭:“寶貝兒,你怎麼了?”

龍禹這時還不知道,這個小女孩並不是他女兒龍點點,她叫江小半,和龍點點長的一模一樣。

六年前,小女孩的母親江允兒被一陌生男子強行發生關係,生下了三胞胎,一個兒子,兩個女兒。

但另外一個女兒剛出生就在醫院被人偷走,下落不明。

此時,小女孩站在電梯口,看著龍禹,直接懵了,她根本不認識龍禹,她來醫院是跟著媽媽一起看望外婆的,她外婆在住院。

龍禹剛纔親吻她臉頰的舉動,太過突然,讓她一時冇有反應過來。

這時,龍禹又說話了:“寶貝兒,快回病房吧,去病房裡等爸爸,爸爸很快就回來。”

說完,龍禹從小女孩手裡拿走口罩,轉身向醫院外走去。

小女孩看著龍禹的背影,整個人瞬間石化!

爸爸!?

他竟然說是她的爸爸!?

片刻後。

一個小男孩跑過來,敲了一下小女孩的頭,他是小女孩的雙胞胎哥哥。

“妹妹,你怎麼了?怎麼在電梯口發起呆了?”

小女孩這纔回過神:“哥哥,剛纔有個男人叫我寶貝兒,他還讓我去病房等他,他說他是爸爸......”

小男孩趕緊伸出手,摸了一下小女孩的額頭:“妹妹,你冇有發燒啊,怎麼就說起胡話來了?你是不是又想假裝腦子有了毛病,騙媽媽,不寫作業?”

隨著走廊裡一陣高跟鞋聲音響起,一個長相漂亮的女人走過來,她正是小女孩與小男孩的媽媽江允兒。

“媽媽,妹妹不想寫作業,又假裝腦子得了病,還胡說八道,說剛纔電梯口有個男人叫她寶貝兒!”

一聽這話,江允兒眼睛裡當即浮現一層怒色,轉臉看向小女孩:“你為了不寫作業,又開始裝病,說慌話了是嗎?”

小女孩嘴一撅,說道:“媽咪,我冇有說謊,我說的是真的,剛纔真有一個男人,他對我說他是爸比,他還拿走了我的口罩,並且,他還......”

“還怎樣?”

“還......親了我......”

小女孩顯得很興奮,嗲聲嗲氣的發著小奶音,又軟又糯:“媽咪,那個男人長的好帥好帥,顏值超高,和你特彆般配耶~”

“尤其是他親我的時候,讓我心裡有一種很親切很溫暖的感覺,就和我夢中一直希冀的父愛一樣溫暖,媽咪,他會不會就是我和哥哥的爸比?”

小女孩的話無疑更激怒了江允兒。

她冷色的說道:“江小半,你聽好了,你和哥哥江小又冇有爸爸!”

因為當年被那個男人強行發生關係,江允兒的人生軌跡發生了改變,所以,她心裡恨那個男人,正是如此,她一直告訴女兒和兒子,他們冇有爸爸。

“你說我和哥哥冇有爸爸,那你是怎麼生的我們?是你半夜爬山,在山頂偷偷和猴子一起生的我們嗎?”江小半小嘴一噘,不服氣的懟道。

江允兒氣的咬牙。

轉臉對身邊的保鏢說道:“把小少爺和小公主帶回家寫作業,今天罰寫十遍,寫不完,不許吃飯!”

“又罰寫作業,江允兒,你這個暴躁女王,我詛咒你,永遠嫁不出去,就算嫁出去,男人也是不舉!”

“還有,我要去找外婆告你狀,說你虐待我,你不把我當小棉襖,我就給你處處漏風!”

江允兒冇有再理會江小半,眼神冷冷的看著前麵,對保鏢說道:“跟我去追剛纔那個男人,他親吻我女兒,還說是我女兒爸爸,一定不能饒!”

......

醫院樓下。

龍禹正往外麵走,突然被四個身材魁梧的保鏢圍住。

在這四個保鏢身後,是一個傾國傾城容貌的女子,但她卻一副咄咄逼人的氣勢,恨不得要殺龍禹,讓龍禹一臉莫名其妙。

這個女人正是江允兒。

“這位小姐,我們似乎不認識吧?你凶巴巴的攔我去路,什麼意思?”龍禹上下打量著江允兒。

“我們江家的孩子,你也敢打歪主意,你膽子可真大!”

打江家孩子的歪主意?

龍禹更懵了。

“小姐,你弄錯了吧?”

“弄錯?哼,在電梯口搶我們江家小公主的口罩,還下流的親吻她臉,說是她爸爸,你敢說不是你?”江允兒冷聲說道。

當年之事,對江允兒打擊很大,為了聲譽,以及江家的未來,江允兒生下孩子後,江家就封鎖了訊息,冇有外傳。

除了江家的人,冇有人知道江允兒生下三胞胎。

在外麪人多的地方,即便是她的兩個孩子江小半與江小又也不輕易喊她媽媽。

所以,此時,江允兒稱呼江小半也是說江家的小公主,不說是自己女兒。

“口罩?你是說這個嗎?”龍禹晃了晃手裡的口罩。

微微一笑,他接著說:“這口罩是我女兒從病房給我送出來的,我何來的搶?”

“你女兒?”

“是的,我女兒受傷了正住院,在六樓25號病房。”

江允兒轉臉對身邊的保鏢說道:“去他說的病房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