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跟顧瑤,或者說我跟秦悠是眼前這位阿姨的親生雙胞胎女兒,小時候因為被人拐走,後來被現在的父母領養。

後來這位阿姨因為情緒受到打擊,離了婚,嫁給了現在這位叔叔。

但顯然,我跟顧瑤都不知道這件事。

「錚錚,媽媽知道是我冇有看好你們,一直到今天我都在找你們,我知道我問出這句話會顯得很自私,你和妹妹願不願意跟我回家,我們一定好好補償你。」她噙著淚,滿眼真誠。

我輕歎了一口氣,哪兒有什麼自私不自私的呢,於我而言,哪怕在現在這個家庭裡長大,又得到過多少母愛呢?

我承認,我心裡動搖了,與其在現在這個關係不對等的家庭裡長大,還不如去自己的親媽那兒。

「阿姨,我冇什麼太多的想法,但是估計我妹妹不太願意。」

她巴不得我離開現在的家,這樣她就不用爭寵了。

「那,你看我方不方便去你家拜訪一下?」

我想了想,最終點了頭。

「什麼親生媽媽,哪兒來的騙子!」我站在一旁,看著沙發上的顧瑤情緒崩潰,尖叫出聲。

「悠悠,我真的是你的親媽啊!」秦女士坐在她一旁,想伸手撫慰顧瑤。

「你走開,我纔不是你的親生女兒,彆想來拆散我的家庭。」顧瑤甩開她的手。

「悠悠,如果你願意跟我回家,我一定好好補償你!」

「跟你回家?」顧瑤上下打量著秦女士和她的現任老公,嘲諷地笑了一聲,「你們這樣能補償我什麼,再怎麼說我現在這個家想要什麼有什麼,你能給我什麼?」

我這才注意到,秦阿姨穿的相對樸素,對比之下,我爸媽穿的倒是有點小富的意思。

但我還是注意到了秦阿姨手上的那塊江詩丹頓的手錶。

我靜靜看著顧瑤。

「要走,你讓她跟你走,讓顧南跟你走!」顧瑤伸手指著我,眼神卻冇有落在我身上,好像我是什麼不該存在的東西一樣。

我不置可否,隻是看向了我爸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