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一邊,陳玄奘在野外歇息了一日,揉了揉腰,看看前方那崎嶇的道路……嗯,也不知道今天有冇有妖魔要現身殺了自己呢……“上路,鞏州遇虎熊……”

騎上白馬,陳玄奘自得地在馬背上哼著歌……一路崎嶇難行,直讓陳玄奘的歌聲,都顫得直接變了模樣,聽不清言語……豈知,白馬纔剛踏出一步,便馬蹄一瘸,帶著陳玄奘摔落一處深坑之中!

“靠!”

陳玄奘心裡一慌,以為自己遇到了劫匪,捏緊拳頭,抬頭看向坑頂,遇拚殺一番時……突然,一個老虎頭便從坑頂彈出,說話間腥氣撲鼻,臭不可聞!

“哈哈,又有人類上當了!嘖嘖,竟然是這等細皮嫩肉的上好人肉,一定比小娘子更加可口!孩兒們,快點將他提上來!送回洞裡清蒸了,叫上我那兩個兄弟,一起來府裡喝上一盅!”

陳玄奘都還冇反應過來,就有十七八個鉤子從坑頂探下,勾住陳玄奘衣服、白馬馬鞍,將一人一馬從坑中提出,胡亂捆綁一陣,將其壓到了虎頭的麵前!

“大王,被坑抓的僧人,壓到了!如何料理?”

領頭的虎頭妖魔,大大咧咧地笑著,碩大的虎嘴,噴出的全是腥臭之氣!

“和尚,你說我該如何料理你?”

陳玄奘皺了皺鼻子,強行扭過頭,避免被臭氣直噴……回憶了一下劇情……如果冇記錯的話,這應該是唐僧……哦,對,自己離開大唐後的第一難?!

原著之中,其腰共有三隻,分彆是寅將軍、熊山君和特處士,其隨唐僧西行的兩位從者便是死於三妖之口。

唯有唐僧,或許是嫌棄其身體太單薄,冇啥肉可啃,加上熊山君所說的不可儘用,方纔逃脫劫難!

但這一次嘛,玄奘可冇帶著從者前行,所以……他必死?

“生吃!”

一想到自己立馬會死,陳玄奘毫不猶豫地給出了一個最佳方案!

內心在瘋狂的為寅將軍祈禱:原著裡你可就是生吃的從者,這一次可千萬彆搞什麼清蒸、爆炒之類的蠢事……我怕你搞了這麼一遭,立馬就有天兵天將、神仙佛陀之類的來救我了啊!

我還想早點死了……不對,是犧牲,早日犧牲成為大道聖人,造福混沌、洪荒呢!

寅將軍也愣住了,它身為一隻食人虎,從未見到有如此不怕死的人?!

“你……你再說一遍?”

“再說幾遍也是生吃,生吃!”陳玄奘不耐煩了,猛地一下掙脫了後方妖兵的束縛,頂著個光頭就朝寅將軍的虎口送去:“你說你一個食人的妖怪,在這裡給我裝什麼傻?

你吃的凡人難道還少了麼?我這都送到你口邊上來了,你還不知道張開口咬一下?就咬一下而已,我就一凡夫俗子,直接就死了,絕對不會有複活的機會!

快咬,快咬!”

陳玄奘已經迫不及待的想要飛昇大道聖人,周圍又都是妖魔鬼怪,這等送死的良機,他豈會放過?

一時間,送死之心迫切,其力道之大,就是身後的小妖,都無法按住他的身形!

寅將軍被唐僧的動作給嚇得一愣一愣的,身體都僵住了,一不小心甚至被陳玄奘將自己的光頭頂到了嘴邊!

那熟悉的香味,虎口嘴唇觸碰是那熟悉的油膩感,下意識地就讓寅將軍張開了虎口,想要順從陳玄奘的意思,一口將其頭顱咬下……“大王不可!”

就在這關鍵時刻,突然寅將軍身旁的一隻牛妖怒吼著衝過來一把將陳玄奘拉住,直接丟回到小妖堆裡去……“小牛妖,你最好給我一個滿意的答案……不然,我今晚不介意多一道牛肉羹!”

送到嘴邊的食物都被拿開,寅將軍的臉上頓時就掛不住了,站起身煞氣四溢地緊盯著牛妖,甚至是拿起了身旁的大刀,一副你不給個答案我就要乾掉你的表情!

小牛妖眼底深處閃過一絲殺意,一隻區區化形期虎妖,竟然敢嗬斥自己!等送走唐僧,你看我把你搞得求生不得求死不能,我就不叫太白金星!

“大王!”

在天庭官場混跡多年的太白,那演技叫一個六。明明內心極度不屑,表情卻表現的誠惶誠恐,就差跪倒在地,伸頸受死了!

“我們……我們今天的收穫少啊,就隻有這一人!要是現在就殺了,還怎麼招待您的兩位好友?總不能用些殘肢冷血,來應付您的貴客吧?”

太白金星說話都帶著顫音,彷彿是被寅將軍的威脅嚇到……寅將軍的虛榮心得到滿足,冷哼一聲,放下手中大刀……“你說的也對,這和尚……”虎目朝陳玄奘方向望去,隻見那身細皮嫩肉還在瘋狂的掙紮,眼神瘋狂,嘴裡支支吾吾地要朝著他所在的方向衝鋒,七八個小妖都要拉不住他!

寅將軍忍不住打了個冷顫:“這和尚有些古怪,還是將他壓到一邊,等我那兩個兄弟先看了再說……”

“不要啊!聽我的,快點把我吃了,不然……”

陳玄奘瘋狂的掙紮求死,我要求死啊,我要成佛啊,不要阻攔我,讓我死,讓我死!

“啪!”

小牛妖趕緊衝到陳玄奘身邊,一巴掌打到他的腦袋上,將其揍暈……訕訕地朝寅將軍笑笑:“大王,這和尚……”

“你做的對,這和尚腦子絕對有問題!”

寅將軍拍著牛妖的肩膀後怕道:“要不是你攔得及時,我吃了他的腦袋,怕不是也會變成他這般模樣……”

“咳咳……”

太白被寅將軍的話,搞得哭笑不得……話說,這算不算我救下唐僧,幫他渡了一劫?

隻是,這救人的方式,咋就那麼彆扭呢……

最關鍵的是,唐僧到底在搞什麼鬼?為什麼一心求死?還有他那嘴邊哼的歌曲,他到底知道些什麼!

白龍馬、三徒弟……這些可都是佛門好不容易纔和道門商議好的事,這唐僧,又是怎麼知道的?

背後,難不成有什麼人,想要破壞西遊量劫,阻礙佛門大興不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