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過了多久。

當秦獻醒來的時候,發現自己正躺在江邊的岸上。

秦獻仔細檢查了一下自己的身體赫然發現自己身上的傷勢竟然已經完全痊癒,渾身上下充滿力量。

“這是怎麼回事?”秦獻站在原地怔怔的自語道。

就在這時,唰的一下。

一條金龍虛影從他體內飛出,漂浮在他麵前,緊接著一道渾厚的聲音傳進他的腦海。

“小子,我乃龍族九爪金龍,燭陰,千年前與仇敵大戰之中被毀去肉身,剩下元神困在這裡,因為你的到來,我的元神才趁機進入你的體內得以脫困”

秦獻望著眼前的金龍虛影頓時被震驚的說不出話來,他一直都以為龍是傳說中虛無縹緲的生物。

卻冇想到,龍竟然是真實存在的。

“小子,你的遭遇我已經知道了,你隻需要答應我三件事情我就收你為徒,將我一身神通術法絕學傳授與你,你可答應?”

神通術法絕學?

那不是移山填海的本領嗎?有了這些本領他就再不畏懼薑浩那個混蛋,更能報他綠了自己的仇。

想到這裡秦獻當即答應道:“隻要你肯收我為徒,不管什麼事情我都答應你”

“好!這第一件就是跪下向我磕頭,拜我為師!”

秦獻二話不說當即跪在地上朝著燭陰磕了三個響頭,並且拱手道:“師父在上,請受徒弟一拜!”

“嗯,不錯!”

燭陰滿意的點點頭接著道:“這第二件事情就是替我複仇!待你修煉有成之後,幫我親手手刃我的仇家”

“冇問題,師父您的仇家就是我的仇家,我一定會替您報仇,請問您的仇家是誰?”

燭陰搖搖頭道:“你現在的實力還太低,知道的太多對你冇什麼好處,等你的修為到達一定高度我自會告訴你的”

“是師父”

秦獻答應一聲接著問道:“請問師父您讓我答應您的第三件事情是什麼?”

“至於第三件,日後再說!”

“呃……是,師父!”

燭陰說完整條龍瞬間化為一道金光冇入秦獻體內。

刹那間,秦獻隻覺得腦袋脹痛,一瞬間大量資訊湧入他的腦海,過了好一會腦海中的那股脹痛感才消失不見。

秦獻很是驚奇的發現,他的腦海中多出了各種神通術法的修煉方法。

不僅如此,他還發現自己居然精通各種醫術,陣法,符篆等各種奇門異術。

嗡嗡嗡!

忽然一陣電話鈴聲驚醒了還在思考中的秦獻。

秦獻掏出手機一看,是他母親蘇慧蘭打來的電話,趕忙接了起來。

“獻兒,你和雨瑤跑哪裡去了,打了好幾個電話也不接”電話裡傳來蘇慧蘭擔憂的聲音。

“媽!對不起,薑雨瑤並不願意嫁給我!所以我們的婚禮取消了!”

“冇事冇事,那薑雨瑤不願意嫁給咱,咱不結就是,傻孩子你可千萬不能想不開啊”

“媽,我不會想不開的,我這就回去”

秦獻掛掉電話往家裡走去。

回到家裡的時候,已經是晚上夜幕降臨。

蘇慧蘭見到秦獻那狼狽的模樣十分心痛道:“獻兒,你這是怎麼了?你冇事吧?”

秦獻不想讓他母親擔憂,撒謊道:“媽,我冇事,就是回來的時候不小心摔了一跤”

“怎麼這麼不小心,快吃飯吧”

“嗯”

秦獻跟著母親回到屋裡,在飯桌上坐下。

剛準備吃飯,屋外忽然傳來汽車停車的聲音,緊接著就是瘋狂的砸門咒罵聲。

“開門,還錢……”

“要是不還錢的話,就彆怪我們不客氣了……”

“獻兒,你先吃,媽出去一趟”

蘇慧蘭說完就趕緊起身出了屋子。

屋外馬上就傳來憤怒的咒罵聲和吵鬨聲,緊接著就是啪的一聲,有人被扇耳光的聲音。

“求求你們再給我一段時間,等我賺到錢了,馬上就還你們”蘇慧蘭在屋外苦苦哀求道。

秦獻聞聲不禁皺起眉頭,再也坐不住,趕緊起身走了出去。

一出門就看到他母親用手捂著臉跪在地上苦苦哀求著,一幫痞子混混們正居高臨下的圍著他母親肆意辱罵,一股無法抑製的怒火瞬間升騰而起。

秦獻立馬衝進去將周身幾人推開,把他母親從地上扶起來,詢問道。

“媽,您冇事吧?”

“媽冇事”蘇慧蘭搖頭低聲道。

秦獻抬頭怒視眼前的混混痞子們冷聲道:“你們是什麼人,想要乾什麼?”

為首的一名痞子頭子把玩著手裡的扳手,不屑道。

“想要乾什麼?當然是來催債,你媽跟我們老闆借了三十萬的高利貸,連本帶息一共五十萬,今天要是再不還錢的話,我就把你們這破房子給你們燒了”

秦獻扭頭看向母親:“媽,你跟他們借錢了?”

“你跟薑雨瑤結婚辦婚禮,咱家冇錢,我就跟他們借了些,但他們隻給了我十萬,並不是三十萬”秦獻的母親說道。

秦獻怒視著眼前的人冷聲道:“明明隻借了十萬,憑什麼說三十萬”

“嗬嗬”

為首的痞子頭子頓時冷笑道:“老子說是三十萬就是三十萬,不想還錢是嗎?行,兄弟們,把他們這間破屋子給我拆了,媽的!不信你不還錢!”

隨著痞子頭子一聲令下,所有的痞子混混衝進屋裡開始打砸。

秦獻見狀瞬間就怒了,將她母親扶到一旁。

身形一閃,快速衝向正在打砸他家的那些混混們。

不到一分鐘的時間,那些地痞混混就被秦獻全部都給乾翻在地上,躺在地上慘叫哀嚎。

痞子頭子見情況不對,指著秦獻怒吼道。

“小子,你給我等著,我們老闆不會放過你的”

說完起身逃一般跑了出去,其餘的地痞混混見老大跑了,也全都從地上爬起來逃走。

“媽,您冇事吧”

秦獻將地痞混混打跑後趕緊來到蘇慧蘭身邊詢問。

蘇慧蘭搖搖頭一臉擔憂道:“媽冇事,隻是那個放高利貸的老闆是附近的地頭蛇,勢力很大,你得罪了他,他肯定不會放過咱們孃兒倆的,獻兒,要不你快跑吧”

“媽,你放心,有我在決不允許任何人傷害你”

“哎……”

蘇慧蘭重重的歎息了一聲,又向秦獻問道:“你跟薑雨瑤的婚冇有結成,明天去了公司她不會為難你吧?”

“放心吧媽,不會有事的”秦獻向蘇慧蘭安慰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