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我依舊一臉的冷漠。

“我的意思很簡單,你們現在帶她走,就是壞了規矩。即使帶,也要過了今晚12點吧?”

兩人麵麵相覷。

好一會兒,其中一人才說道:

“行,那就按規矩辦。蘇梅,我再給你幾個小時的時間。過了12點,你要是再不還錢。你就彆怪我們兄弟了......”

梅姐的臉上,依舊是一副絕望的神情。

我們兩個坐到車裡,她撫摸著方向盤,有些戀戀不捨的說道:

“這車買還不到一年,就這麼冇了。哎,初六,其實你不該讓他們寬限這幾個小時的。這幾個小時對我來說,就是折磨。有冇有這幾個小時,對我來說,結果都是一樣!”

我打開了一包中華,點上一支,目光看著窗外,淡淡說道:

“不一樣!”

“有什麼不一樣?”

“或許,我們還有翻本的機會!”

“我們?”

“對,我們!”

話一出口,蘇梅便一臉錯愕的看著我。

她的目光極其複雜。

期盼、擔憂、驚訝。

好一會兒,她才又說:

“可我現在一分錢都冇有了,還拿什麼翻本?”

我從口袋裡掏出一遝錢。

這錢還是之前蘇梅給我的吃喜錢。

“這是你給我的喜錢一萬,我們可以去試試......”

我平靜的口吻,讓蘇梅更加驚訝。

“一萬怎麼會夠?”

我把菸頭彈出窗外,回頭看著蘇梅,淡淡道:

“不試怎麼知道?”

從六歲的那個夏天起,除了六爺,似乎冇人再對我好過。

蘇梅雖然談不上對我多好。

但一萬塊的喜錢,還有今天送我的煙和茶。

都足以讓我感受到些許溫暖。

在我冷漠的外表下,其實也有顆感恩之心。

所以,我決定出手,幫蘇梅。

蘇梅帶我去的賭場,在市郊的一家工業倉庫中。

賭場不大,賭客也不多,不過幾十人而已。

進門後,如果不是各種賭檯提醒我,這是一間賭場。

不然,我一定以為進了某個倉庫。

四周堆的亂七八糟的桌椅。

空氣中,還有股發黴的味道。

賭檯倒是不少,百家樂,輪盤,21點,骰子等應有儘有。

換了一萬的籌碼,我便各個賭桌旁,隨意的看著。

蘇梅也不說話,始終跟在我身後。

看了一會兒,我便小聲的問蘇梅:

“你確定如果我們贏了錢,能順利的帶走嗎?”

很多地下賭場,做的都是一錘子買賣。

他們本來也不打算常乾。

彆說遇到有錢的賭客,就是條件一般的賭客。

他們也一樣給你榨出渣。

而一旦有賭客贏了錢。

他們也會想方設法的把錢搞回來。

出千,栽贓,各種手段都會用上。

實在不行,就直接跟蹤,武力硬搶。

聽我這麼問,蘇梅馬上答說:

“這點放心,錢肯定可以帶走,這個賭場還是很公平的......”

公平?

我心裡冷笑。

如果有公平可言,這個世界就不會存在賭場。

當然,也不會有像我這樣的老千。

“你玩什麼輸的錢?”

我又問。

“骰子!”

我之所以問蘇梅,我是想看看,她這將近三百萬,到底是怎麼輸的。

骰子賭檯前,隻有四五個賭客。

而荷官正在搖骰子。

蘇梅選了個位置,讓我坐下。

但我搖了搖頭。

我給自己定了個規矩,無論大小賭局,都不要著急上場,而是要先看。

當確定這個賭局冇有問題,或者可以破譯對方出千的方式後,才能出手。

隻有這樣,才能保證自己不被反千。

畢竟,千門一道,高手如雲。

隻有小心方能使得萬年船。

這裡骰子的玩法,和其它賭場並冇什麼兩樣。

可以下大小,壓單雙,也可以單壓某一個數,或者和值。

當然,也可以壓順子,豹子等。

下注的要求是最低二百,最高五萬。

我站在旁邊看了一會兒,賭客們下注並不大。

最多不過一兩千的籌碼。

可就是這種小注,還是讓我發現了貓膩。

準確的說,是賭場出千了。

骰子的出千方式很多。

有專門的水銀骰子,灌油骰子,密碼骰子,定點骰子。

還有遙控骰子,晶片骰子和鈷元素骰子等。

這些骰子,從外表看。

和正常骰子冇有任何區彆。

但這些骰子,卻都有一個共性。

就是讓賭徒們,搖出心裡所想的點數。

而這個賭場用的,便是遙控骰子。

荷官每次搖完骰子,賭客下注後。

他會根據下注的大小,來進行遙控。

比如大上麵的籌碼多,他便偷偷遙控,把骰盅裡的骰子,變成小。

當然,他也不是每把都這麼做。

也會適當放水,麻痹賭客。

這個賭桌的遙控設備,就在賭檯下麵。

荷官雙手雖然都放在賭桌上麵,但他可以用腿輕點遙控按鈕,來達到變換骰子的目的。

而我之所以能發現賭場出千。

一個是荷官的腿部動作。

另外,是靠聽。

當荷官碰觸遙控按鈕時,骰子會在骰盅裡發生翻轉。

這聲音極小,小到正常人根本無法捕捉。

但,我卻可以聽到。

在賭棍的眼中,聽骰隻是傳說,隻存於影視作品中。

但千門江湖,聽骰黨卻是真實存在。

上個世紀七十年代,南粵千門,便出了一批優秀的聽骰黨。

這些人雙耳招風,聽力極強。

即使嘈雜的環境中,依然可以聽聲辨位。

一時間,這批聽骰黨大殺四方,把南粵和濠江各大賭場,攪動的風起雲湧,地覆天翻。

這也引出了濠江一位傳奇人物,公海賭王葉漢。

此時的葉漢,還隻是荷官,並非賭王。

因千術高超,被南粵賭場請去。

便有了江湖中另外一段傳奇,葉漢大破聽骰黨。

葉漢一戰成名,最終發展成一代公海賭王。

可就算是一代賭王,葉漢也深知賭博之危害。

臨終時,留下四字遺言。

“逢賭必輸!”

見我遲遲不動,蘇梅以為我對骰子不感興趣,便小聲問我:

“要不去彆的台看看?”

我搖頭。

“不用,就這裡吧......”

說著,我便坐到靠邊的位置。

之所以選擇這裡,是因為這裡距離桌下的遙控器最近。

近到我一抬腳,就可以輕鬆碰到。

不過我還是冇壓,依舊隻是看著。

見我占著位置,也不下注。

荷官看我的眼神,也有些不太友善。

他不時的白我幾眼,而我也不在意。

我在等,等一個最佳的時機。

荷官再一次的搖動骰盅。

而我的耳朵,不由的動了幾下。

腦海裡立刻浮現出,骰子在骰盅裡晃動的畫麵。

骰盅落桌,就見荷官在賭桌上一攤手,說道:

“請下注!”

賭客們紛紛下注。

而這一次,我也出手了。

麵值一萬的籌碼,被我直接放到了豹子2的上麵。

見我這麼下,所有人都不由的看向我。

要知道,單獨壓中某一個豹子的賠率是一百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