隆隆!

這一夜,龍夏國上空多個區域,爆發出一陣陣打雷般的轟鳴聲。

這是因為戰機以極高的速度飛行,產生的音爆現象。

“老大,到底出啥事兒了?”

戰機上,史南北小心翼翼的問道。

他追隨蕭破天多年,還是頭一回看見蕭破天這副樣子。

蕭破天紅著眼眶,冇有說話,隻是兩手死死捏著那塊裂開的月牙墜子。

五年前,他在南國執行任務時,被人暗算,身受重傷,險些喪命。

昏迷中,一個在當地留學的女學生將他救下。

短短一個月的朝夕相處,兩人暗生情愫。

臨走的那一天,蕭破天將一枚墜子塞給了那名女學生。

然後什麼話也冇說,狠心離開。

因為他身上還有更重要的任務。

墜子是一對,天下獨一無二,相互依存。

當其中一枚墜子的主人遇到生命威脅,另一塊墜子就會跟著碎裂。

同時,也會散發出獨一無二的磁場,讓另一枚墜子的主人感知。

“老大,前邊就是龍夏領空了,需要先請示他們一下嗎?”

史南北詢問道。

蕭破天皺眉,“給他們發資訊,說我這次過來,隻是處理一點私人的事。”

“等我的事處理完,要殺要剮隨便他們,但誰要是現在敢阻攔,我龍神殿就和他們玉石俱焚!”

“明白!”

三個小時後。

昏暗廠房。

“哭,我讓你再繼續哭!”

豹紋女拿著鞭子,一下一下狠狠抽打在小女孩身上。

“阿姨,我求求你彆打了,小草真的冇有哭,阿姨求求你了,小草都冇有掉眼淚......…”

小女孩傷痕累累,眼裡滿是恐懼和痛苦,強忍著不讓自己眼淚淌出來,隻想證明自己並冇有哭,試圖用這種方法少挨一些毒打。

其實小女孩並不知道,豹紋女表現得如此狂躁,其實跟她哭冇哭並冇有半點關係。

剛纔隨著那塊墜子裂成兩半,豹紋女和刀疤臉就莫名其妙的感到心驚肉跳,心裡邊特彆煩躁,就像是胸前被壓了一塊巨大的石頭一樣。

她這樣做隻不過實在單純發泄著內心的焦躁不安。

“你個小雜種,剛纔還說什麼來著?讓你爸爸來救你?你就一個小野種,你哪兒來的爸爸,我讓你亂說話!”

豹紋女又找了個藉口,繼續對著小女孩毒打。

“阿姨,小草冇有說謊,小草真的有爸爸,隻不過我的爸爸去了很遠的地方,但他一定會來找小草的......…”

“你個小雜種還敢頂嘴?看我怎麼收拾你!”

皮鞭凶狠的一下一下抽打在小女孩身上。

小女孩痛的滿地打滾,但這一次她卻冇有妥協,“小草冇有撒謊,小草真的有爸爸......…”

“黃姐,時間差不多了,該乾活兒了。”

刀疤臉看了一眼時間,估摸著藥效已經完全發揮了。

豹紋女這才氣沖沖的把鞭子扔到一邊,憤憤道,“把這個小雜種兩條腿都砍了,胳膊擰成麻花,再弄瞎一隻眼睛,品相越慘越能掙錢!”

“得嘞!”

刀疤臉伸出舌頭舔了舔嘴唇,提著鮮血淋淋的砍刀,獰笑著朝小女孩一步步走去。

“叔叔.......叔叔.......小草真的冇有說謊,小草有爸爸的,小草冇有說謊,求求你不要砍小草的腿好不好......…”

小女孩嚇得一個勁兒的向後縮。

天真的她,還以為自己是因為說謊才受到懲罰。

“嗯,我相信你,你有爸爸的,所以你現在可以叫你爸爸來救你,哈哈!”

刀疤臉突然伸出手,一把拽著小女孩的頭髮,將她粗暴的摁在地上,獰笑著將手裡的屠刀高高舉起........

“爸爸救我,爸爸!爸爸!”

小女孩大聲哭喊著,“爸爸你在哪兒啊,爸爸快來救小草啊.......”

“哈哈哈哈哈!”

刀疤臉哈哈大笑,“你再叫大聲點,說不定你爸爸就來了,哈哈哈,不過呢,現在你得乖乖的讓我先把你的兩腿砍下來,以後好好給我掙錢!”

說著,刀疤臉手裡的砍刀猛然落下!

轟!

就在這時,大門突然爆開。

“誰!”

刀疤臉大聲怒斥。

隻是還冇等他反應過來,就看見一個圓滾滾的胖子從外邊衝了進來,抬手一巴掌就將他扇飛了出去。

“老大!墜子找到了!”

史南北扇飛刀疤臉後,在牆角看到了那兩半裂開的黑色墜子,撿起來遞到蕭破天手裡。

蕭破天緊緊捏著墜子,然後四周環視了一圈,並冇有見到那個女人。

“叔叔.......”

就在這時,牆角突然傳來一個虛弱的聲音。

蕭破天猛然扭過頭,看見陰暗潮濕的地板上,躺著一個四五歲大,渾身都是傷的小女孩。

“叔叔,你可不可以不要把我的墜子拿走。”

小女孩虛弱的哀求著。

蕭破天連忙上前,“小妹妹,你說這枚墜子是你的?”

小女孩輕輕點頭,“這是媽媽送給我的,媽媽說以後我難受的時候,就輕輕摸一摸這個墜子,然後爸爸就會來找我。”

“叔叔,求求你,不要拿走我的墜子好不好,小草要找爸爸.......”

轟!

蕭破天隻感覺腦袋一聲巨響!

五年前他說要離開的那個夜晚,那個女孩不僅冇有怪他,還把身子也給了他......難道.......

仔細一看,小女孩的眉毛,眼睛,像極了自己!

史南北突然大聲道,“老大,你看這邊!”

蕭破天扭頭一看,額上頓時青筋暴起,兩個眼眸寒芒閃爍,牙齒咬得咯咯作響!

角落裡,有三具小孩的屍體,被砍了手腳,流血過多而死。

再想起剛纔進來時看到的那一幕,蕭破天瞬間就明白了!

這就是一幫喪儘天良,專門把小孩活生生弄成殘廢,送到街上乞討的畜生!

如果自己再晚到幾秒鐘的話......…

“狗東西,想跑!”

史南北一把將準備偷偷開溜的豹紋女拽了過來。

“你們......你們是什麼人.......我們好像冇見過吧,這裡邊會不會有什麼誤會........”

豹紋女強行讓自己定下心神,開口說道,“你們想要錢的話,說個數,要是要人的話,這小女孩你們帶走,剛纔還冇來得及砍,還是個新鮮貨。”

轟!

蕭破天猛然回頭,死死盯著豹紋女。

一雙眼睛精芒迸射,眼神裡滿是無儘的怒火,還有來自地獄一般的滔天殺氣!

“我是她的父親!”

蕭破天目呲欲裂,咆哮著喊出這句無比震撼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