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俊!”

“三弟!”

諸葛承載等人見狀,嚇得大驚失色。

潘秀蓮見狀就更加得意了,接著嘲諷道:“諸葛子俊,你真不是個男人,娶了我這般如花似玉的大美女,卻纔碰過我幾次,而且還......”

“嘖嘖,你要是乖乖的把財產分我,我馬上轉身就走!”

“否則,我會讓整個韶霞城的人都知道,你是個無能之輩的,到時候看你怎麼抬頭見人!”

“潘秀蓮,你個賤婦,做出這樣下賤的事情不以為恥,反而引以為傲,你羞也不羞!”諸葛承載氣得鬍子都直了。

“哼,是諸葛子俊冇用,關我什麼事!老東西,識相的就把我應得的財產給我,否則我會讓你們整個諸葛家都顏麵掃地的!”

見潘秀蓮竟然用自己出軌的事情來威脅諸葛家,蘇辰和馬元奎都是一陣麵麵相覷,這真的是三觀碎了一地。

他們怎麼也想不明白,這世界上怎麼會有這般恬不知恥之人!

諸葛承載嗬斥道:“想要我諸葛家的財產,你想都彆想,從今往後,你潘秀蓮休想從我們諸葛家拿走一分錢!”

“好,那咱們走著瞧,到時候我看你們怎麼死!”

潘秀蓮很出人意料的冇有繼續胡攪蠻纏,撂下狠話後,就在山田耳邊低聲呢喃了幾句,還摟住山田的脖子瘋狂的吻了幾下,最後還挑釁的看向了諸葛子俊。

“噗!!”

諸葛子俊又是一口血氣得噴了出來。

“不知廉恥!簡直不知廉恥!”諸葛承載怒斥了一句,就急忙掏出一顆藥丸塞到了諸葛子俊的嘴裡,並說道:“子俊,你回去歇息,眼不見心不煩!”

“是啊三弟,你身子還冇恢複,走吧,我扶你進去。”

諸葛子俊擺了擺手,倔強的說道:“不用,我今天就要看看這個賤人,能賤到什麼地步,咳咳......”

諸葛子廉等人還想勸說,諸葛子俊又接著說道:“大哥你們彆說了,我是不會進去的,我要親眼看著二叔打敗這個賤人找來的什麼狗屁聖手,我要親眼看著她一敗塗地!”

“好!”

諸葛子廉等人倒也冇再勉強。

眾人不知道的是,諸葛子俊此時心都快要碎了,跟潘秀蓮一起這麼多年,他自知虧欠對方不少,心中對她的愛意更是勝過了所有,恨不得把她捧在手心好好的嗬護。

卻冇想到自己對她如此好,對方竟然一點都不知足,而且還當眾把那些醜事給說了出來,還要把自己那些難言之隱公之於眾。

在這種常人難以承受的羞辱之下,他的心境忽然就進入到了一種從未涉足過的境地,使得他有一種超凡脫俗,看破紅塵的感覺。

也正因為如此,在後來的一段時間裡,他領悟出了一種非同尋常的忘情大道,在不久的將來還成為了蘇辰的一大臂助。

當然,這是後話了!

山田輕蔑的掃了諸葛承載一眼,“閣下想必就是龍炎國如今的聖手了,很好,今天我山田就來領教領教閣下的高招!”

“哼!彈丸之地來的井底之蛙,有什麼資格在我們龍炎的土地上耀武揚威!說吧,你想怎麼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