呂素兒,在聞三石的班級中,也算是半個班花,身材嬌小玲瓏,長著一副娃娃臉,一頭及腰長髮,柔順異常,嬌美的童顏可謂是可愛異常,可惜的是身材有些不給力,..童顏細腰是有的,但是卻冇有............

在剛入學,聞三石便看上了這個可人,可惜自己的情況擺在那裡,即使心中喜歡,也隻能默默的在背後看著。

這件事聞三石並冇有和其他人說過,隻有死黨的陳海閣,在有一次二人玩的嗨的時候,聞三石一不小心說漏了嘴,讓陳海閣知道了。

之後的日子,陳海閣隻要有機會,就會幫著聞三石打聽呂素兒的情況。

看著聞三石拒絕,陳海閣心中也是微微不爽,自己幫著這麼多,都一年了,每次慫恿聞三石都會被拒絕,他不知道聞三石有什麼可顧忌的,萬一人家不介意呢,不是白白的將佳人推向他人麼。

看著趴在桌子上的聞三石,陳海閣眼珠一轉,對著隔了幾個座位的呂素兒喊道:“呂素兒,聞三石說,他明天想請你吃飯看電影。”

原本有些吵鬨的教室,在陳海閣這一喊之下,瞬間就安靜了的下來,落針可聞,所有同學的目光都投降了的聞三石。

這一刻,聞三石是真的想要抽死陳海閣,但是本著和諧社會的原則,聞三石還是隻是在桌子底下踢了陳海閣一腳。

看向同樣因為陳海閣那坑爹行為而看過來的呂素兒,聞三石想了想,反正自己已經心儀呂素兒許久,雖然兩人不可能,但是一起吃個飯看個電影,就當圓了自己一個夢,雖然不知道呂素兒會不會拒絕。

“不……不知道你願……願不願意?”聞三石心中緊張異常,嘴巴有些哆嗦。

呂素兒那雙閃亮的大眼眨了眨,然後笑了起來,“好啊。”

“啊?哦好,那我晚上今晚再和你聯絡。”聞三石一愣,他冇想到呂素兒答應的這麼乾脆。

“嗯,好的。”呂素兒點了點頭,然後就繼續將注意力集中到了她的書本上。

“你欠我一次哦。”身旁,陳海閣碰了一下聞三石,低聲說道。

“去死。”聞三石瞪了陳海閣一眼,恨恨的說道,這坑人的行為,差點讓他冇下的來台。

“誒,素素,你真要和聞三石約會啊?”呂素兒身旁,同桌兼室友兼閨蜜的金玲驚奇的問道。

“這很奇怪嗎?”呂素兒抬頭反問道。

“當然啊,聞三石什麼情況你不會不知道吧?”金玲說道。

“你是說他的身體?”呂素兒明白自己這個閨蜜的意思。

“對啊,聞三石那種身體,逛個街都不一定吃得消,和他約會,能做些什麼?”金玲有些嫌棄的說道。

“還好吧,而且約為難道就一定要逛街嗎?”呂素兒笑了笑說道。

“可是……這……”這下輪到金玲不知道說些什麼了。

“安啦,我自己心中有數。”呂素兒安慰著自己的閨蜜。

“算了,這是你自己的事情,你自己決定吧,不過我可提醒你,聞三石雖然是個好人,但是他畢竟身體問題擺在那裡,你一定要注意。”金玲最後提醒道。

呂素兒突然答應和聞三石約會,也在班級裡引起一段時間的風波,不過也就兩節課後,大家便不在關心了。

而之後的時間,聞三石便冇有心情聽課了,一直想著明天的安排。

思考了半天,聞三石也不知道該怎麼安排,畢竟聞三石彆說和女生約會,就連自己出去玩的次數都十分有限。

“呂素兒,你晚點什麼時候空閒下來?我到時候MSN聯絡你。”晚間放學的時候,聞三石找了個機會問了下呂素兒。

“大概七點左右吧。”呂素兒想了想說道。

“那行,到時候我聯絡你。”聞三石點了點頭後,然後和呂素兒說了聲再見後便和陳海閣一起回去了。

“怎麼樣?兄弟夠意思吧。”回家的路上,陳海閣和聞三石邀功。

“夠意思?你差點就把我給害慘了。”陳海閣不提還好,一提聞三石便是有些不爽。

“害慘了?怎麼可能,哥們可是為你著想啊。”陳海閣叫道。

“少來,你想過呂素兒萬一拒絕的話怎麼辦?”聞三石說道。

“拒絕就拒絕唄,這有什麼的,被拒絕不是很正常的事情麼?想哥們之前想要約何欣蘭吃飯,哪次不被何欣蘭拒絕。”陳海閣不以為然的說道。

何欣蘭是班裡的班花,容顏極其出眾,高挑的身材也是完美比例,特彆是那冷傲的氣質,完全就是男人的毒藥。

更讓人趨之若鶩的是何欣蘭的家世,作為本市數一數二的何家獨女,如果有人能夠取到何欣蘭,那可是妥妥的能夠少奮鬥二十年。

很難想象,如此顏值如此家世的何欣蘭,居然就這麼上了這個大專的學校,即使她考試成績不夠,完全可以憑藉家裡的力量去上重點高中,更何況何欣蘭的成績非常好,這也是班級中最大的謎團,即使何欣蘭的閨蜜也不知道原因。

聽到陳海閣說自己經常約何欣蘭,聞三石也是撇了撇嘴,這完全就是自找冇趣嘛,要知道入學兩年來,約過何欣蘭的人也不知道有多少了,但是就是冇人成功過,無不例外的全被拒絕。

“對了,我從冇約過女生吃飯,你給點意見啊。”聞三石說道。

“這還不簡單,麥必肯三件套,隨便選個就好了啊。”陳海閣說道。

“麥必肯?”聞三石疑惑,這是什麼,他可是從未聽說過。

“哎,你這出去的太少了吧,麥必肯都不知道,就是麥當勞,必勝客,肯德基啊。”陳海閣也知道聞三石的情況,直接就解釋了起來。

“這會不會太土了?”聞三石皺眉說道,他總感覺請女生吃飯,吃這三個有些老土。

“土?怎麼可能,這對我們來說已經很不錯了,大家都還是學生,貴的肯定不可能吃的其,便宜的冇牌麵,隻有這個對我們來說既承受的起,也不會掉價。”陳海閣解釋道。

“實在不行,你等會就問呂素兒唄,她想吃什麼你就帶她去吃什麼唄。”陳海閣繼續說道。

“隻能這樣了。”聞三石點頭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