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不多會兒。

一個穿白襯衫、黑西褲、戴金絲眼鏡的中年男人。

心急火燎的小跑著進來。

看到屋裡的慘狀。

他眼裡閃過一絲驚懼。

隨即擠出一抹諂笑。

朝淩霄點頭哈腰。

畢恭畢敬說道:“我是KOKO娛樂負責人王德發,淩先生大駕光臨有失遠迎,望您海涵。”

淩霄雙手搭在沙發靠背上。

淡然地問道:“王總,全資收購你們公司,大約需要多少錢?”

王德發不由一愣。

隨即答道:“可…可能需要五個億。”

KOKO娛樂是齊州最大的娛樂公司。

估值至少十個億。

但麵對淩霄這尊大佛

他也隻敢報一個成本價。

“那我現在全資收購,但你還繼續做明麵上的老闆,有問題嗎?”

“冇問題!您怎麼吩咐我怎麼做,以後我唯您馬首是瞻!”

很快。

股份轉讓完成。

幾年前。

淩霄曾在在國外救了一個超級富豪。

富豪為了報答他。

贈予他10%的股份。

市值百億以上。

收購一個KOKO娛樂綽綽有餘。

淩霄指了指昏迷的許夢,說道:“讓她去給化肥廠和養豬場代言。”

“楚劍以後再來,直接轟出去。另外,聯絡圈內同行,楚家旗下產業的明星代言和宣傳全都終止合作,哪家不配合就告訴我。”

“聽說他們選的婚慶公司也是你開的,三天後的婚禮上,你這麼辦……”

交代完畢。

淩霄起身拍了拍王德發的肩膀。

“我不希望暴露身份,你懂得。”

說完,閒庭信步一般瀟灑離去。

“淩先生慢走!”

目送他離去。

王德發這才鬆了一口氣。

背後的襯衫都被汗水浸透。

隨即幽怨的瞥了一眼許夢和楚劍。

“能讓市裡大當家親自給我打電話,你們這是招惹了哪尊大佛啊!”

…………

坐電梯下樓的時候。

一個年輕女孩毛毛躁躁的跑進來。

一頭撞在淩霄身上。

她天生一張美人小臉蛋。

紮著長長的馬尾辮。

白T恤、熱褲。

兩條**白淨修長。

既清新淡雅。

又俏皮可愛。

“你長得很像我一個朋友,不過他在國外當兵。”

女孩寶石般的美眸盯著淩霄,忽然開口。

叮!

電梯門打開。

淩霄隻是衝她微微一笑,便直接離開。

他迫不及待想回福利院看看。

五年冇回來。

不知道老院長身體如何。

孩子們都長多高了。

梅姐嫁冇嫁人……

雖然身在戰場。

但他經常匿名給福利院捐款。

這些年總計捐款少說也得五六百萬。

足夠給福利院改善條件。

他滿懷期待。

想要看到“老家”舊貌換新顏。

但當他抵達的那一刻。

卻不由愣住。

眉頭瞬間聚成一個“川”字。

福利院還是先前那幾間破磚舊瓦的小平房。

到處雜草叢生,破敗不堪。

捐的錢都哪去了?

“老東西,錢呢?”

猛然間。

院子裡傳來一個粗暴的吼聲。

淩霄循聲望去。

就見兩個壯漢一左一右架著老院長。

對麵一個穿花格衫的青年,正朝他嘶吼。

老院長身後還圍了一大群麵黃肌瘦的小孩子。

一個個嚇得低聲啜泣,不敢哭出聲。

“那些錢是留著給福利院蓋樓的,不是給你們楚家揮霍的!”

老院長據理力爭。

氣得渾身顫抖。

“媽的!整個福利院都歸楚家,你敢說這裡的錢不歸楚家?欠打!”

花格衫突然用力一拳杵在老院長小腹。

老院長“哇”的吐出一口血。

臉色變得煞白。

“老東西,再不交錢,信不信我打死你?你這條賤命也屬於楚家!”

花格衫聲音尖銳的叫囂。

老院長一口血吐在他臉上,怒道:“你打死我吧!我就算死也不會把錢給你們!”

“哦?那我就成全你,另外,我再挑幾個孩子給你陪葬!”

說著。

花格衫直接從孩子堆裡抓出來一個小女孩。

“爺爺……我怕!”

小女孩嚇得哇哇大哭。

“閉嘴!再哭把你小腦袋割下來!”

花格衫拿匕首在她脖子上輕輕一劃,瞬間割開一道血痕。

“啊!!爺爺!我好疼……”

院子裡迴盪著小女孩撕心裂肺的哭喊聲。

“妞妞!!”

老院長聲淚俱下。

“噗通”一下跪在地上。

聲音顫抖著說:“求你……彆傷害孩子,我交錢!”

“死老頭,非得敬酒不吃吃罰酒!跟楚家作對就是死路一條……”

話音未落。

就見一道黑影閃過。

花格衫胸口被一股巨大的力量擊中。

整個人“嗖”的飛出去十幾米。

在空中劃出一道拋物線。

“吧唧”一下摔在地上。

生死不知。

淩霄瞪著猩紅的雙眼矗立在眾人麵前。

渾身散發出磅礴的殺意。

“淩霄……”

老院長激動得熱淚盈眶。

“敢打我們老大,弄死你!”

花格衫的兩個手下。

立刻掏出匕首朝淩霄刺去。

“一群螻蟻!”

淩霄騰空而起,一腳飛踢。

一個手下像炮彈一樣被射出去十幾米。

另一個手下見勢不妙,撒腿就跑。

一把匕首“嗖”的飛出去。

直接刺中他的後背。

那傢夥慘嚎一聲,倒地不起。

解決完狗雜碎。

淩霄急忙跑過去給小女孩止血。

兩指戳在她的廉泉、天突二穴。

頸部的流血瞬間止住。

隨後簡單包紮了一下。

小傢夥又生龍活虎起來。

“淩霄,你怎麼回來了?你不在的這幾年,我們都快被欺負死了。”

老院長握著淩霄的手,老淚縱橫。

“大伯,您慢慢說,到底怎麼回事?”

淩霄扶著老院長坐下,輕撫他的後背。

原來。

福利院改成公辦民營後。

被楚家全盤接手。

所有善款都被楚劍強行挪用,揮霍一空。

連孩子們的夥食費都冇剩下。

“前幾年國外有個好心人給我們捐了幾百萬,我藏起來留著給孩子們蓋樓房,結果還是被他們查到,派一幫流氓過來搶劫……”

聽完老院長的哭訴。

淩霄心頭之火已成燎原之勢。

“大伯,梅姐怎麼不在?”

這一問。

老院長直接嚎啕大哭起來。

“梅子她……她去年被楚家的幾個流氓給糟蹋了,可他們仗著楚家的庇護至今逍遙法外!梅子天天以淚洗麵,一時想不開,就……就跳河了!”

聞言。

淩霄腦袋“嗡”的一下。

整個人如遭雷擊。

梅姐比他大五歲。

兩人青梅竹馬,形影不離。

她對淩霄比親弟弟都親,從小就護著他。

有什麼好吃的、好玩的總想著留給他。

他入獄的時候。

梅姐傷心欲絕。

到處求爺爺告奶奶幫他伸冤。

這幾年在外征戰。

最讓他牽腸掛肚的就是梅姐。

好不容易盼來光榮凱旋。

他終於有能力保護姐姐、報答姐姐。

可冇想到如今已是陰陽兩隔……

轟!!

淩霄雙眼血紅。

一拳砸向地麵。

大地震顫!

堅硬的水泥地麵,無數道龜裂蔓延……

他的鐵拳“吧嗒吧嗒”在滴血。

心如刀絞般劇痛。

“一個月內,楚家必滅!”